黎珞希luoxi

《非时》第八章〈雪山之行〉下

  「失去记忆后,一直都是那样。」格雷捧起马克杯,啜了一口微凉的咖啡。「原本好不容易让她卸下防卫,但又发生一些意外……」

  「我不是指这个。」

  「啊?不然呢?」

  「小茱比亚体内……有一股力量?对,应该说是很强大的力量,导致她整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了,不仅仅是失忆的缘故。」利昂沉思良久。「在斯诺尔雪山上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你们就是为此勘查吗?」

  「对,梅尔蒂——就是魔女之罪那个粉红色头发的女孩——她说斯诺尔有个原生部落库力司多斯,就在茱比亚发生意外的场所附近举行宗教仪式,茱比亚极有可能因为讨伐水魔女,而被那些人阻咒了。」

  「诅咒?诅咒会让人失去记忆、性情大变?如此诡异。」

  「我也不清楚,所以才想亲自走一遭,若真是诅咒,那么也得想办法让库力司多斯进行解除的动作,否则再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。」

  「你有没有想过……」利昂握着咖啡杯,沉静思考。「若真是诅咒造成了小茱比亚的异状,那离她最近的人——你,会不会有危险?」

  「危险?」格雷一怔。

  「她不是退出了妖精尾巴吗?看她的态度,对你也没有原来的热络,会不会……?」

  「应该不会吧。」格雷倒是完全没有想过这回事,茱比亚就是茱比亚,而且她对他也并非完全无动于衷。「她不可能伤害我的。」

  「你很相信她。」

  「我找不到不相信她的理由。」

  「好吧,你自己多注意就好。」利昂浅浅一笑,收起「监护人」般的担忧,继续下文。「总之,因为目的地是雪山,所以你想要我一同前往?」

  「这是当然的吧?」格雷坦然自若地耸了耸肩,说道。「除了我自己以外,你可是我认识的人之中唯一最耐冷的人,姑且不论其他方面,在雪山上,我们的魔法不但不受限制,更是能事半功倍吧,有你在,会妥当许多。」

  「喂喂喂,什么叫作『不论其他方面』啊?真没礼貌。」利昂没好气地驳斥,倒也没想认真和他计较,不过思忖一番后,面有难色。「我也很想帮忙,毕竟事关小茱比亚,但是……」

  「怎么?你有其他要紧事?」

  「手头上有些工作要收尾,另外关于诅咒的事,我也想请教一下会长婆婆。」

  「那我和茱比亚先走,你随后跟上,行吧?」

  「行,处理完事情后,我会快马加鞭跟上你们。」

  「就这样吧,我们先一步抵达,勘查一下也比较好。」

  「嗯,那我先回去公会了,你们在这休息吧,会馆没有使用时间,想住下来也行。」利昂起身整了整衣襬,似乎想到什么,回望师弟的困惑目光。「说起来……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有为了小茱比亚,忙得团团转的一天。」

  闻言,格雷一阵窘迫。「你、这话什么意思啊?我之前只是……」

  「之前的你,可不会露出这种表情。」

  「你在这方面的观察力别那么敏锐好吗……」

  「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」

  格雷忖度着,连耳根都红成一片了。「大概、那个……我进行百年任务前吧,和她,有了一些共识。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别那样看我!你不是已经放弃茱比亚了吗!」格雷忍住往自家师兄身上泼咖啡的冲动,警戒地瞅着他。

  「心目中的女神被你这家伙染指了,我不能扼腕一下吗?」利昂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  「怎么会是我染指她啊!况且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。」格雷难为情地撇开头,轻叹。「无论如何也要等到事情解决了,她恢复记忆再说吧。」

  「不过,我还是很为小茱比亚感到高兴哪。」利昂失笑道。「恐怕千年神木是被雷劈了,才会突然开窍啊。」

  「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对她……」

  「别跟我说那些肉麻话啊,格雷。」利昂嫌弃地摆了摆手。「你对小茱比亚的想法,还是留给小茱比亚本人听吧,至于我,只要知道你们两个人过得幸福就好了。」他淡淡地弯起嘴角,拍上他的肩头,以示鼓励。「师父和我都放心了。」

  提起乌璐师父,心尖上犹泛起一丝酸楚,格雷抿紧唇,颔首。「我知道,所以我正在争取我和她的未来……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后,就算是我,也该明白了吧?」

  那些被茱比亚遗忘的过去,曾经的伤痛,回忆的种种,在他心中滋生了无法名状的情感。

  百年任务前,他便整理好自己的心绪,拥抱住那自始至终用尽力气倾诉爱意、无悔无怨的女孩,原本该是尘埃落定,然而百年任务归来,一切却变了样。

  他清楚明了不该失去、不该错过的事物,绝对要亲手抓住。

  茱比亚的手很细、很小,他没有轻易放开的理由。

  「你要是不明白,我也会打到让你明白。」欣慰地轻笑数声,利昂又拍了拍他的肩,随后旋身离去。「先走了,之后斯诺尔见。」

  「嗯。」格雷低声应道,目送自家师兄潇洒的背影,直到房门关上后,他松口气地按住额角深思着。取得利昂的支持,事情也算是稳了一半了,不管库力司多斯拥有什么样的力量,至少他俩能护茱比亚周全。

  如果能够交涉解决,避免大打出手的话,那是更好……

  浴室的门「咿呀」一声打开,他才发现水声不知在何时停了,茱比亚换上干净的衣服,浑身散发热气,静悄无声地走了出来。

  「洗好了?再休息一下吧,晚点出发去斯诺尔。」

  茱比亚点点头,走到窗边眺望着外头的景色。从这个房间能直接看到蛇姬之鳞的公会,她眨了眨蓝眸,对飘扬的公会旗帜充满疑惑。「利昂先生……」

  「啊?他怎么了?」该不会还在意刚刚的事吧?格雷自觉有义务替自家师兄道歉,正要开口的时候,她转过身来。

  「利昂先生是格雷先生的师兄?」

  「唔、对,我们一起学习冰之造形魔法。」

  「那么,他也认识茱比亚?也是茱比亚该记得的人?」歪着头甚是不解,茱比亚小声嗫嚅道。「不记得了……茱比亚完全不记得。」

  「妳不用着急。」格雷起身上前,迟疑地伸出手摸摸她的头,安抚着。「去到斯诺尔,我们就离真相更近一步了,一切都会解决。」

  「一切都会解决……」茱比亚瞇起蓝眸,淡然垂眉。「但是,『时间』快到了啊。」

  「时间」?格雷皱起眉,打量着她阴晴不定的脸色,心下不安。「什么时间?」

  「没什么,茱比亚想休息了。」

  目光落在女孩身上,见她默默躺上床闭眼休憩,看似毫无异状,格雷竟依旧眉间深锁,心中多是留意一笔。

-
这两天看了《好想告诉你》,哇,总算找回了少女心……
很暖心的故事。明天见!

 
2017-10-29
/  标签: 灰安时系列
4
   
评论(4)
热度(9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