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几时》第一章〈属于她的气息〉上

  闭上眼,彷佛她仍在身边,不曾离去。

  

  夜幕低垂的卡萨布兰卡,在美食节的气氛使然之下,比起白日的街头更加热闹。

  格雷稍稍扶住女孩的纤肩,以免被往来的行人撞着。「这里很多摊贩,妳想吃什么?」街上实在太过拥挤,或许该把吃的东西买一买,去安静一点的地方?

  「茱比亚觉得……」紧紧|靠在男孩的身畔,茱比亚踮起脚尖,瞄着附近的几个小吃摊。「唔唔、好像很多好吃的,茱比亚眼花撩|乱|了……格雷大人呢?格雷大人饿了吧?」

  「我?我都可以,别吃太烫的东西就行了吧。」

  「啊、因为格雷大人对热食不太在行嘛。那我们吃刨冰吧!由格雷大人选口味!」

  「刨冰?晚上别吃冰吧,妳会着凉……」

  「才不会,茱比亚很...

据、据说要实名认证了,我先来试试,说不定这是我最后一次发言……

《几时》楔子〈魔女的恩赐〉

接续〈失时〉。

  时间轻巧而缓慢,犹如斯诺尔的漫天大雪,数年一日纷飞不止。

  粉嫩的双唇间呼出白色雾气,茱比亚搓了搓冷到泛红的面颊,而后从怀里拿出任务委托单,上面写着「讨伐水魔女」几个大字,但她却没见到委托人鲍伯•克里斯。

  望向面前皑皑雪景,她思考着是否要径自上山,直接抵达任务中所说的封印地点,进行讨伐。

  「好冷……」刺骨寒风拂过发梢,茱比亚又缩了缩身子,轻吁口气。这般冰寒令她想起那个去了远方的心上人,不知百年任务是否顺利呢?茱比亚好担心,好想念格雷大人……

  满怀念想,双颊漾起几许羞红,看起来煞是可人。「想和格雷大人约会……」如果有了这次任务的报酬,她就能和格雷大人一起去南方的小岛渡假了...

《失时》最终章〈白驹过隙〉

  「妳说对不起……」握紧双拳,格雷全身不住发颤。「是什么意思?」水之灭恶魔法,他曾亲眼见过娥丁施展,然而现在茱比亚却能应用自如,水色纹路攀上了左脸颊,兴许是灭恶魔法的象征,竟令她妖艳几许。


  茱比亚……究竟隐瞒了什么?她和娥丁的交易,是水之灭恶魔法吗?还是……不仅如此?


 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其中满含的情绪,每每刺痛心上那一块最柔软的地方。茱比亚微启双唇,该说的话、想说的话,仍哽在喉间。


  「看来,苟且偷生的妳并没有告诉妳的伙伴,妳是如何活下来的?」伊恩笑了笑,指间流动着魔力,下一秒倏然移动。


  茱比亚这才发现刚刚的龙息冲破了水波,虽未能击中她,但消散之处竟...

《失时》第十章〈库力斯多斯的信仰〉下

  「呀——」


  「不、不——」


  「怎么回事?」格雷急忙上前一探究竟。


  「是、是『老人的尸体』!」


  群众顿时哗然。虽正值夜晚,但美食节的举办使整个卡萨布兰卡与白昼相仿,突然在悠闲逛街、享用美食的时候,身旁的人接二连三地成为「老人的尸体」,着实骇人。


  「怎么会?」凶手不再找信仰虔诚的年轻人,转而上街随机杀人?格雷咬紧牙关,拉住愣在身后的女孩。「茱比亚,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,不要乱跑。」


  「格雷大人!你要去哪里?茱比亚也要去!」茱比亚两手抓着他的手臂,使劲不放。


  「我好像看到白头发的……啧!」白发的身影一闪而过,诸多巧合碰撞在一...

《失时》第十章〈库力司多斯的信仰〉上

  「格雷大人!」换上一袭新衣的茱比亚,绑着俏丽可人的高马尾,一蹦一跳地朝他而来。「对不起,让格雷大人等了那么久,茱比亚一直在纠结该不该戴帽子,可是帽子好像和衣服不搭,啊啊、茱比亚好烦恼。」

  「没事,妳慢慢来。」扶住有些脚步踉跄的她,格雷的目光淡淡地瞥过因绑起长发而显露的颈部,再加上几许水蓝点缀的长裙极衬肤色,他不免看得心神一恍。

  「格雷大人?」趁他不注意,茱比亚欣喜万分地牵住他的大手,但见他毫无反应,甚是困惑。「怎么了吗?茱比亚的衣服……不好看?」

  「呃、不,挺好看的……」坦率的称赞脱口而出,女孩惊喜得大眼晶亮,耳根倏然发热的格雷连忙反应过来。「啊,不是,我是指……那个,不难看,嗯,就...

《失时》第九章〈美食节〉下

  热闹的商业街人来人往,并肩站在店门外等候挑选衣服的女孩们,利昂发现自己挡到路了,便面带微笑地礼让一名路过的旅人,余光瞥见自家师弟抱胸而立,满脸凝重。

  「够了吧,你那张脸,好像别人欠你几百万一样。」

  格雷闻言一翻白眼。「胡说什么。」

  「要是你敢摆着这一张脸和小茱比亚一起逛美食节,我就把你冻在街头,也不管你有没有穿好衣服了。」

  「喂喂,太过分了吧……」反正即使他脱了衣服,茱比亚也会帮忙捡起来的……啧,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格雷烦闷地抓着后脑杓,原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,此时更是乱糟糟。

  看不过去的利昂上前按住他的肩,稍微整理一下仪容。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这些日子以来,你绷得太紧...

《失时》第九章〈美食节〉上

  「茱比亚快看!这件衣服好适合妳!」在卡萨布兰卡的传统服饰店中,梅尔蒂兴奋地拿着一件由水蓝色点缀的白色长裙,蹦蹦跳跳往好友身上比划。「快去试穿看看!快快快!」


  「梅尔蒂,妳别顾着帮我选衣服,自己也要挑呀。」茱比亚笑着接过她递来的长裙,提醒道,这又不是她的试衣大会,梅尔蒂该不会忘了她自己也要选新衣服吧?


  「我知道、我知道。」梅尔蒂推着她来到试衣间前。「先帮妳挑好衣服,待会再帮我挑嘛。快去试穿这一件!」


  茱比亚顺她的意进了试衣间,然而那件长裙目测优雅保守,穿上之后却……


  「梅尔蒂……」茱比亚羞红小脸,难为情地从试衣间里探出头来,唤着好友的名字。「这件衣服太...

《失时》第八章〈不吿而别〉下

  将一天探访的报告送回了侦查队,格雷与茱比亚回到旅店,与利昂及梅尔蒂讨论一番后,决定分批拜访剩下的年轻信徒,并以访谈的结果细分为A、B、C三组,其中A组是最有可能成为「老人的尸体」的下一个目标之一。


  他们马不停蹄地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完成探访,而这期间却不再出现「老人的尸体」,让人感到相当困惑。是因为侦查队大张旗鼓地调查,所以凶手为了不惹人瞩目、以免露出马脚,暂时收了手?亦或……


  「无论如何,还是得尽快逮捕凶手,否则卡萨布兰卡的人们也无法安生吧。」利昂合上了纸本资料,一边揉揉僵硬的肩颈。「这几天可真是累得够呛。」


  「实在非常抱歉,利昂大人。」茱比亚眨着水光潋滟的...

《失时》第八章〈不吿而别〉上

  「啧,茱比亚到底跑去哪?」在人群中穿梭几回,格雷仍是找不着走散的茱比亚,手里的纸本资料已被捏得皱巴巴,恐怕在还没找到茱比亚之前,这些数据就会被他一个忍不住,暴躁撕烂。


  那个家伙,明明没见到他就会嚷嚷着「格雷大人去哪里了」、「茱比亚好想你」,现在又擅自不见踪影,到时候可别哭着怪他丢下她啊!


  也许……先回旅店了?又或者已经抵达侦查队,等着他把数据拿过去?思及这些可能的发展,格雷的脑海中却浮现了蓝发女孩哭着说「格雷大人不见了」的模样,不禁又「啧」了声,回身探入人群。「再仔细找找!」茱比亚应该没走远,可能还在这里等着他,再找找的话……


  忽地,他正面迎上一名白发男子,急...

《失时》第七章〈紊乱的分秒〉下

  「老婆婆,您还好吗?」扶起被路人推搡而跌倒的老妇人,茱比亚一边帮忙捡着滚落于地的蔬果,一边担忧询问。「这里人太多了,来,到旁边休息一下吧。」


  「没事的、没事的。」老妇人借助她的搀扶,颤巍巍地起身,方抬眼看清她年轻貌美的面容,便是一愣。「妳……」


  「咦?」茱比亚也怔怔的,抬手摸着自己的白净脸颊。「茱比亚怎么了吗?」


  老妇人回过神来,敛下双眸,宽慰似地摇头了。「哎,只是突然想起了从前的事,小姑娘妳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啊。」


  「真的吗?」长得跟茱比亚很像的人?


  「谢谢妳特地停下脚步帮我,我啊,这上年纪了,腿就不利索,只是想上街逛逛而已,也无法...

《失时》第七章〈紊乱的分秒〉上

  原本就安静的空间,此时更陷入一阵令人难以喘息的静默。

  茱比亚揪紧了手中的档案夹,秀眉深蹙,深邃蓝眸中彷佛映出了某日的雪色。

  「没有时间了。」慕依塔又复述了一次,犹如叹息般放下纸本,满脸认真地回望她。「洛克莎小姐,是否还能像从前一样怀抱希望?如果是妳的话。」

  「慕依塔小姐。」茱比亚深吸一口气,话声缓然而轻颤。「茱比亚想知道,这个问题关乎『老人的尸体』?亦或只是妳个人想询问?」

  「抱歉,是个人问题。」

  没有时间了。这几个字始终敲打着茱比亚的心扉,她与金发女子对视良久,方敛下双眸,微微苦笑。「兴许在从前,茱比亚还可以对一切充满冀望。」

  「从前?」

  「慕依塔小姐,如同妳明白茱比亚所隐...

《失时》第六章〈委托与合作〉下

  闻言,斯莫莱伊明显松了口气。「谢谢妳,洛克莎小姐。」

  「小茱比亚?」听见她的回应,利昂惊诧地瞪圆了眼。

  「妳……」没想到她径自应允了由侦查队提出的委托,格雷顿时情绪翻腾,似是牵动到胸口的伤势,不住猛咳了几声。

  「格雷大人!」茱比亚忧心忡忡地扶住他,深蓝眼眸里溢满不舍及关怀。「果然格雷大人应该待在旅店好好休养的。」

  「先别管这个了,妳……」紧揪着她纤细的手臂,格雷亟欲追问,却见她局促地撇开了头。

  「格雷大人,茱比亚想接下这个委托,可能需要花上一点时间,回马格诺利亚的事……」为难地皱了皱鼻头,茱比亚抬眼望向利昂,带着请求。「或许,要麻烦利昂大人了,可以先带格雷大人回去找波流西卡婆婆治...

《失时》第六章〈委托与合作〉上

  位于卡萨布兰卡镇上颇具盛名的大教堂,洁白高贵的门扉轻启,仅是如此平和宁静的景色也再再抚慰着人心。

  然而,此时此刻却因为「老人的尸体」再现,凑热闹的群众围着教堂挤得水泄不通,纵使负责处理案件的侦查队围起了封锁线,也阻止不了大家的议论纷纷。

  虽被列为侦查的重点对象,但并无行动限制的茱比亚与格雷一同站在人群之中,忡忡地两手交握,紧瞅着教堂里来回忙碌的侦查队队员们。

  格雷在旁看着,忍不住伸出了手,拍拍她稍嫌纤弱的肩头。「别担心,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想办法解决的。咳,利昂那家伙也会帮忙吧。」

  茱比亚抬头看了他一眼,抿唇点头。「是的,谢谢格雷大人,只是茱比亚……」

  「格雷!小茱比亚!」利昂...

《失时》第五章〈不在场证明〉下

  「不必如此局促,弗尔帕斯塔先生。」慕依塔啜了口清茶,茶香在鼻间萦绕,提神疏劳。「刚才,洛克莎小姐好像提到你要休养?是受伤了?」

  「算是吧,伤得有点重,昏迷了好几天。」

  「看来我拜访得不是时候,难怪洛克莎小姐如此反对你和我单独会面。」

  「没事,出来走动一下也好。」而且茱比亚只是因为视妳为情敌,才满怀敌意……格雷尴尬地轻咳一声,撇开目光。

  慕依塔看着他俊逸的侧脸,绛眸闪过一丝不明。「既然昏迷了几天……那么,连你也不晓得洛克莎小姐晚上出门做了什么事?」

  话题果然还是到了「老人的尸体」这个案件上,格雷勾唇浅笑,反倒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。「我自然是不清楚了,毕竟昏迷的人是毫无知觉的吧?」

  ...

  1/9  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