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非时》第三章〈变化之人〉上

  「其实茱比亚的决定,无关他人。」稍稍放松了紧绷的肩头,茱比亚面色不改,淡淡说道。「茱比亚知道以现在的状况而言,若乖乖住在女生宿舍里,能获得较多的关照,艾尔莎小姐她们也依旧将茱比亚视为妖精尾巴的伙伴。就是因为如此,茱比亚更不该继续待下去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格雷非常不能理解。

  「蕾比小姐刚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呢。」

  「所以呢?这是两回事吧?」

  「大家都在为蕾比小姐的事忙碌,而且还是喜事,应该不用花费心思顾及茱比亚了。」

  「妳到底在说什么?」格雷睨着她,语气不免加重几分。「妳和蕾比两个人都是妖精尾巴的重要伙伴,照顾妳们是应该的,妳不用担心这种事。」

  「茱比亚觉得不太好。」

  「为什么不太好?我跟妳说了这件事……」

  「茱比亚是指,茱比亚不太好。」打断了他的话语,茱比亚瞅瞅他的面色,镇定地续道。「蕾比小姐的喜事明明是该庆贺的,但茱比亚一点都不记得了,不记得戈吉尔君居然娶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妻子,不记得蕾比小姐怀胎了十月,不记得……很多事,感觉和大家距离很远、很远……因为茱比亚已经全部不记得了。这样的茱比亚,怎能称得上是公会的伙伴?既然如此,还是暂时离开比较好。」

  听完她的坦白,格雷才恍然大悟,失去记忆后,除了对公会一片陌生外,待在完全不熟悉的女生宿舍里,也是压力极大的一件事。空白的记忆导致她与伙伴之间格格不入,原本的性格就相当内向,也无法立时敞开心胸。

  这些,确实是他设想不周。

  「那么……妳要去哪里?」纵然有许多内心话因脸皮薄以及其他心里因素,一时说不出口,但格雷也并非想眼睁睁看着她离开。明明一起度过漫长的时光,若是说走就走,因此断了音讯怎么办?更何况她还失忆着,令人放心不下。

  茱比亚困惑地偏着头,感受到他的过分关心,心下略有奇异,也许是伙伴间的感情所致吧,那么向他表露去向也不是不可以。「以前的茱比亚好像存了一笔钱,可以在郊外租下一间小木屋,茱比亚会先住在那里,休息一阵子。」

  「郊外?所以还在马格诺利亚吗?」

  「是的,茱比亚还想不到该去哪,所以会待在这。」

  「那就好……」

  见他貌似松了一口气,茱比亚浅浅地漾开笑意——这是自失忆后见面以来,格雷看到的第一个笑颜。「谢谢格雷先生的关心,妖精尾巴的大家真的都是好人呢,非常感谢你们对茱比亚的帮助。」

  格雷顿时看呆了,这才意识到自己多么依恋她的笑容。「不、不会……如果需要帮忙的话,再到公会找我、呃,找我们。」

  「好的,谢谢格雷先生。」

  「我们也会尽快找到恢复记忆的方法,让妳安稳地回到妖精尾巴。」

  茱比亚又一次道谢,随后一滴冰冷的雨蓦地落到鼻间,她剎那收起笑容,表情漠然低喃道。「下雨了……」

  「啊,是啊。」思及她曾在意自己的雨女身份,格雷刚想开口安抚她的情绪,就看她将雨伞递了过来。「喂,这是妳……」

  「茱比亚该走了。」粉色的雨伞遗留在他怀中,茱比亚低垂着头,急匆匆地跃上马车。「后会有期,格雷先生。」

  「等等……」握住雨伞,格雷还想说些什么,但载着女孩的马车已然启程,徒留细碎的雨滴,与绝尘而去的车轮声响。

  

  「小蕾比!我们来看妳了!」露西与温蒂兴奋地扑进波琉西卡婆婆的小木屋,一边招呼着一边围到床边。「哇!宝宝感觉又长大了些呢!」

  「露西,温蒂,小声一点。」刚生完孩子,由波琉西卡协助调理身体的蕾比,纤细的食指抵在唇边,轻声示意道。

  「啊,抱歉,都忘了会吵到宝宝。」露西带着歉意吐舌。

  温蒂将夏露露放到床上,踮起脚尖探头看着蕾比怀中的双胞胎宝宝。「宝宝在睡觉呢。」

  「是啊,他们刚喝完奶就睡了。」蕾比露出满怀母爱的笑容,而后微赧地朝正前方一挑眉。「不过我刚刚叫妳们轻声细语,是因为会吵到婆婆啦。」

  「哦……也是呢。」露西稍有惊惧地抬眼瞧了瞧埋头整理药草的老妇人,要是惹她生气的话,肯定会把蕾比一起赶出去的。

  温蒂眨了眨眼,随后跑到波琉西卡身边,乖巧地双手交握。「格兰帝列,需要帮忙吗?」

  「就说了,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。」波琉西卡依旧垂眉处理药草,语气毫无波动。

  「可是,格兰帝列就是格兰帝列嘛。」

  「好了,妳去找她们聊天吧,别来烦我。」

  「因为……好久没见了嘛,也很久没帮忙格兰帝列整理了……」

  「如果说要帮忙……」余光瞥到小木屋的门「咿呀」一声打开,波琉西卡提起装着各式药草的竹篮,侧身看向刚走进来的男人。「让这小子来吧,我有些话要跟他说。」

  「咦?」温蒂诧异地捂住小嘴。「格雷先生吗……?」

  「啊?」尚搞不清楚状况的格雷微微一愣后,便随老妇人走出木屋。

  

  把闹腾十分的纳兹和哈比赶到远处,波琉西卡从竹篮里挑出几根药草,淡然开口。「没想到你那么晚才来找我。」

  「嗯……抱歉,最近实在有些混乱,本来打算梳理好思绪,再过来找婆婆的。」格雷态度诚恳地解释道,其实是怕被她用「人类别来找我」等等理由扫地出门,而且刚从百年任务中归来,忙着处理失去记忆的事之外,还要为了茱比亚离开公会而烦恼,所以拖到这时候才和露西他们一同前来拜访。

  「她今天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过来?」

  「呃、她……暂时退出公会,搬到别的地方去了。」

  「这样啊……失忆之后,对周遭的一切感到陌生,病患往往无法融入原有的生活,会想离开也是正常。」波琉西卡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别过头继续摆弄药草。「当我被马卡罗夫那家伙叫到你们公会的医务室时,我也摸不清头绪。」

  格雷微怔,不发一语地等待她的下文。

  「那小姑娘明明一点伤都没有,神智也相当清醒,让我诊疗?之后我才知道是失忆了,谁也想不起来,只记得加入妖精尾巴之前的事,对吧?」

  「是的……我也听说过您的诊断结果,排除了生理因素,茱比亚的失忆应是心理层面所致。」

  「正确来说,被影响到的是精神。」波琉西卡又瞄了瞄他,轻叹口气。「有件事,我只和马卡罗夫说过,而你,大概也是可以听的关系吧?」

  「啊、算是吧。」

  「茱比亚不仅仅毫发无损,她的身体好得很,比一般人还要健康。」波琉西卡放下手边的药草,偏头注视着他充满疑问的双眸。「她体内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,那股力量甚至比她原本的魔力还要强。」

  「力量?」这个消息令格雷瞠目,心下思绪万千。

  「我并不能断定那股力量与她失忆有何关联。」波琉西卡依旧蹙着眉,忖量一番。「但我认为,这些改变都是在茱比亚本次任务归来后发生的,应该可以有一个设想——那股力量就是导致她失忆的原因?」

  「那股力量……是否可以由婆婆您……?」

  「我说过了,那力量比茱比亚本身的力量还要强大,我自然是无能为力。」波琉西卡再度轻吁。「当然,我也会尽可能协助,但我想你可以找当初发现茱比亚的人,就当下的情况好好讨论一下,或许会有新的发现。」

  「了解,治疗方面再麻烦您了。」

  「话说回来,你应该知道茱比亚现在住在哪里吧?」

  「有打听到。」

  「那么,我包好药茶后,由你送过去吧。」

  「好的,谢谢婆婆。」替波琉西卡提起盛满药草的竹篮,格雷走在她身后,在踏入木屋之际,瞧见了搬着一堆日用品到来的戈吉尔,两人皆是一怔。

  「刚好遇上了你……冰块男,借一步说话吧。」

-
事情是这样的,我的贴吧账号,好像,完全,阵亡了。O_O
人工申请恢复帖子,但在帖子里的回复,只有自己能看到。
并且到旧帖回复,却再也不会显示了。
我已经再次写信给贴吧客服,然而机会渺茫,如果月底前还无法解决的话,我就会放弃了,因为实在浪费我太多时间。
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发了什么文,度娘才会这样黑我,我的文章很正常吧……?QAQ
其实在哪里更新都无所谓,甚至有没有人看我的文章都无所谓。(当然有人看的话是比较不孤单啦。)
重点是我曾经连载的三个月,曾经在贴吧一起交流过的灰安同好,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,我一句话都再也不能说了。QAQ
Lofter前阵子也有些风波,我也曾被删过文章,不晓得何时会和Lofter说掰掰。Orz|||
所以……决定把我的WB丢在这,要是哪一天不见了,可以去WB找我。TAT
WB:珞希兒與繁兒的米蟲人生
不过我的WB很乱,几乎是想说啥就说啥,然后有时候会有BL元素出现,以及忘记切换输入法,出现了繁体字,小伙伴如要去我的WB的话请慎思。(别黑我呜呜兔下座。)
好吧今天讲了好长的话,总而言之明天见!


 
   
评论(6)
热度(16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