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晨光》第六章〈思念之人拥有的坚强〉下

  这是什么……软软的?

  当格雷恢复意识时,他首先感觉到自己枕着一种软软香香的物体,睁开眼后,映入蒙眬视线中的是一片雪白肌肤。

  是胸部啊……他愣愣想着,随即反应过来,猛然起身跳开边惨叫。「哇啊!」茱比亚?茱比亚为什么只穿着胸衣,衣衫不整地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?他他他他还……脑海中浮现女孩流着泪哭喊「茱比亚嫁不出去了格雷大人要负责」的模样,格雷又头痛了起来。

  揉揉隐隐作痛的后脑,格雷环顾四周,发现他们身处一个豪华的陌生房间。「这里是……?」他记得他们遇到那名神秘的异国人,只一瞬间就击败了茱比亚,之后的事情便没有印象了。

  伸手触碰茱比亚的冰冷面颊,依然感受不到一丝魔力,连气息也是缓而慢,彷佛下一秒即要停止呼吸似的。这就是「干涸」吗?令「水」在倾刻之间干涸的能力……「该死的男人!」

  他的声音引起了房门外的注意,侍女悄悄地开门探望,接着转头向门外喊道。「快通知小姐,他醒来了!」

  听着外头的骚动,格雷皱起眉头,一边替茱比亚盖好被子,一边等待着房门再次打开。

  几分钟后,侍女再度推开房门,随后一名紫发少女走进房内,对上他犀利的打探目光,稍稍一怔。

  听着那细碎的脚步声,格雷感到十分熟悉,却又抓不住脑袋里飘忽的想法,只能暗自懊恼。

  收起怔愣,紫发少女漾开礼貌性的笑容。「你好,我是可妮莉亚,你……是艾尔莎小姐的同伴吧?」

  可妮莉亚?艾尔莎的委托人?生日舞会的主角?格雷看着她,敷衍地应了声。

  「非常抱歉,明明是想借着昨晚的生日舞会招待你们,但宅邸里刚好闯入了匪徒,让你和你夫人都受伤了。」可妮莉亚满怀歉意地低头道歉。

  没有刻意纠正她话语中的误会,格雷挑了挑眉,沉声问。「所以救了我们的人,是妳吗?」

  「当然不是,我只是把你们安置在客房而已。」可妮莉亚摇头否认。「宅邸的守卫击退了匪徒,也通报警察来处理了,幸亏没有其他伤亡。只是你的夫人……」

  格雷垂眉看着脸色苍白近乎透明的茱比亚,心下焦急却也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继续保持淡定地扯谎。「这家伙……我是说我老婆,她原本就体弱,昨天受了惊吓,又有些风寒,身体不舒服而已。」

  「那我再请医生来……」

  「不用了。」格雷断然拒绝,拿起摆在床旁的礼服大衣为茱比亚穿上,而后小心翼翼地背起。「不必费心,我带她回去就好。」

  「其实你们可以再休息一下,不用那么急着走,毕竟是在宅邸里受的伤,我很过意不去。」

  「不用放在心上。」格雷冷然地背着茱比亚走过她身旁。

  「等等。」可妮莉亚叫住了正欲离去的他,眼神流转于那头黑发之上,开口的声音带点细微颤抖。「可以告诉我,你的名字吗?」

  格雷顿住脚步,却是没有正面响应。「关于任务的事,妳也不必担心,艾尔莎会给妳一个交代。」话声刚落,他便毫不迟疑地踏出房门。

  查觉到这幢宅邸的古怪,不光是在房内,还有踏步于走廊上的时候,一道道直往身上探询的目光,令人万分不快。既然如此,他也毫不掩饰地盯着旁人,看看是否能在离开宅邸前获得比较有用的情报。

  一路走出宅邸,他发现不管是趾高气昂的侍女们,亦或唯唯诺诺的男性下人,衣服上都绣有一种图腾,那图腾看起来是家徽,在菲欧雷王国里从来没见过。

  他暗暗记下图腾的样子,决定回到公会时请蕾比协助调查。



  「夏露露,妳看!那就是露西小姐昨晚参加舞会的地方,是安东尼先生的宅邸呀。」由白色小猫带着在空中飞翔,温蒂好奇地眨眨大眼睛,指着不远处的宅邸欣然笑道。「好漂亮的房子!昨晚的舞会一定很盛大,露西小姐说餐点也很好吃呢。」

  夏露露无奈地看着天真的少女。「温蒂,妳别忘了,茱比亚就是在这种漂亮的大房子里,遇到可怕的异国人唷。」

  「对呢……」提到茱比亚,温蒂忧心忡忡地微蹙秀眉。「不晓得茱比亚小姐和格雷先生还好吗?」

  「哎、温蒂,妳看看那是不是格雷?」夏露露眼尖地瞧见正走出宅邸的人影,急忙下降飞行的高度。

  「真的耶,是格雷先生!」

  听到呼唤,背着茱比亚的格雷抬起头,略显讶异。「温蒂和夏露露?妳们怎么在这?」

  「你们一直没传消息回来,会长让我和温蒂来接应你们。发生什么事了?」

  「茱比亚小姐……还好吗?」稳稳落地后,温蒂急不可耐地上前抚摸女孩如白纸般的面容,却被那体温吓得倒退一步。「好冰!」

  「昨晚宅邸遇袭,茱比亚受了伤,我也是刚刚才醒来。」格雷紧抿着唇,尔后将背上毫无知觉的茱比亚放下来,谨慎地抱在怀中。「温蒂,妳来得正好,能先帮茱比亚恢复一下魔力吗?」

  「魔力?」温蒂也发觉女孩冰凉的身躯里竟一丝魔力都没有,惊讶地倒抽口气。「我马上试试!」

  「麻烦妳了。」

  「是遇上那个异国人了吗?」在旁的夏露露担忧询问。

  沉着脸点头,格雷懊恼地抱紧了茱比亚,低声道。「我早该把茱比亚带回公会。那个男人……是茱比亚的克星啊!他拥有让水『干涸』的能力,茱比亚中了招,恐怕是魔力缺乏症。」

  「魔力缺乏症?可是……」

  「那个男人是直接让茱比亚『干涸』,所以我也无法在空气中找到失散的魔力,只能靠温蒂急救了。」

  咬着下唇,努力施法许久的温蒂愁容满面地摇了摇头。「不行呢,茱比亚小姐的身体完全无法吸收魔力,再这样下去……」魔力缺乏症对魔导士而言是相当致命的疾病,茱比亚的情况看起来也特别棘手,恐怕⋯⋯

  「可恶!居然连温蒂也没有办法,还是只能去找波琉西卡婆婆了啊!」打横抱起茱比亚,格雷急躁地往前跑了几步,却又停下。「不行……」这里离波琉西卡婆婆所在的小木屋有点距离,再拖下去的话,不晓得茱比亚能不能撑得住。

  「格雷先生?」

  「夏露露,麻烦妳先把茱比亚送去波琉西卡婆婆那里,可以吗?」

  「咦?好的。」夏露露点点头,连忙从格雷怀里接过茱比亚的身体,往马格诺利亚东边森林飞去。

  「拜托妳了,夏露露。」温蒂握紧双手,目送小猫带着女孩的身影离去,一边祈祷着一切平安无事。「格雷先生,我们也快点跟上吧!也需要和格兰帝列解释茱比亚小姐的情况呢。」

  「啊、是啊⋯⋯」格雷随口应道,沉思一番后又是淡然开口。「我还是先回趟公会吧。」

  「这样不好吧,格雷先生。」温蒂难得表现出不认同的态度,眨大了眼瞧着迟疑不决的男孩。「虽然这件事绝对不是格雷先生的错,但把茱比亚小姐丢给夏露露、丢给格兰帝列就行了吗?不管怎么样,茱比亚小姐一定希望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,就能看到格雷先生啊。」

  「没想到会被妳说教啊⋯⋯」少女认真坚定的眼神及话语令人愧对,格雷深深地叹了口气,苦笑。「只是,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疏忽,本来以为能保护好她的,我还是太自大了。」

  「不不,不可能是格雷先生的错,是那个异国人的错啊,他才是坏蛋!」

  「⋯⋯唉,我也不是不懂妳的意思。」

  「格雷先生就别自责了,茱比亚小姐肯定不会怪你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那我们也快点到波琉西卡婆婆那里吧,路上我再传讯给会长回报任务进度。」

  「哦、对了,我们这边也有些消息,就是⋯⋯」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17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