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晨光》第五章〈黑暗公会‧夜鹰之爪〉上

  破晓的曙光调皮地穿梭于嫩绿枝头之间,轻轻洒在树下那对互相依偎的男女身上,温煦的氛围显得岁月静好。

  感受到刺目的阳光,艾尔莎缓缓醒转,嘴里喃喃着「早上了啊」,一边打着哈欠,下一秒看到自己身上披着的大衣,颇为惊讶地抬头望向身旁。呃?杰拉尔?

  因为怀里的动静,杰拉尔也醒了,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,微笑道。「早安,艾尔莎。」

  「嗯、嗯……早安,杰拉尔。」

  见她的模样古怪,杰拉尔一时困惑,接着才反应过来,窘迫地放开抱着她的手,拉开彼此间的距离。「抱、抱歉……」

  昨晚两人马不停蹄地赶路,终于在天亮前抵达隔壁镇,不过由于天色不佳,再加上他们都累了,不适合继续勘察,便决定露宿休息几小时。但杰拉尔只记得他将大衣脱下来盖到她身上,可完全不记得拿人当抱枕啊!

  杰拉尔低下头瞪着双手,似乎恨不得砍掉以示赔罪。

  「不……是我不好意思。」艾尔莎也尴尬地撇过头掩饰失序的心跳,清了清喉咙,强装镇定。而后不经意地一抬眼,她瞧见隔壁镇方向的天际有些异常,不禁蹙眉。「啊,杰拉尔,你看那里。」

  随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杰拉尔也神情凝重了起来,低吟道。「那是……使用黑魔法的痕迹。」

  「走吧,我们快点过去!」



  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隔壁镇,两人也从镇长以及镇民口里得知,黑暗公会「夜鹰之爪」在另一座山头设立了据点,并掳掠男女老少作为黑魔法的实验品,使得这一带人心惶惶,甚至有许多人举家迁徙,远离黑暗公会的爪牙。

  艾尔莎向镇长担保会救出被掳走的镇民后,便和杰拉尔继续赶路,前往夜鹰之爪的据点。

  「没想到夜鹰之爪已经在此作恶许久。」杰拉尔眉头紧锁。「恐怕,哈威也是被抓去当实验品的人质之一。」

  「我也是这么想,所以把被当作实验品的人质全救出来,应该就能找到哈威了。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来到夜鹰之爪的据点附近,杰拉尔找了个遮蔽物隐去身形,一边指向据点门口。「有人把守,该怎么进去救人?」

  「简单,直接问。」完全没有想要隐藏自己踪迹的意思,艾尔莎二话不说就朝据点门口而去,在两名看守尚未反应过来时,打晕其中之一的看守,然后将剑横在另一名男子颈上。「别出声。」

  那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,杰拉尔也是愣了愣才回过神,摇头失笑。「真是的……」

  毕竟刀剑不长眼,那名看守感受到脖子上那把剑的寒气,吓得冷汗直流。「你、你们是什么人?」

  艾尔莎没有理会他的疑问,而是将剑又往里侧压了压,以示警告。「告诉我,你们抓走的镇民都在哪里?」

  「你们、你们是谁派来的?我……」

  「少废话了。」

  「我、我不能说啊!」

  「你以为我信?」冷眼瞪去,艾尔莎漠然地握紧剑柄。「那就看是你的脖子比较硬,还是我的剑比较利了。」

  「等等等等我说,我说,我什么都说,您别乱来!」

  「乱不乱来是看你的表现。」

  在性命的威胁下,吓到差点尿裤子的看守把人质的所在地点完整托出,艾尔莎默默记下后,便一记手刀将之打昏,回过头来却是迎上杰拉尔充满笑意的眼神。「呃、怎么了吗?」有什么好笑的?

  「没事。」杰拉尔依旧笑容不变。「只是觉得妳……对这种唱黑脸的事情很拿手呢,明明没想过要杀他们的。」

  「习惯了……就是一种手段而已。」也不晓得他这句话是褒是贬,艾尔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头。「你也看到我在公会里,同样常扮演这种角色。」看来以后要多多注意一下形象了……咳,她也不是怕杰拉尔看到,嗯,绝对不是。

  「我觉得很适合妳,很温柔呢。」

  「大概,也只有你这样觉得了……」其他人怕她都来不及呢。



  披着从看守身上剥下的斗篷,两人小心翼翼地进入夜鹰之爪。为了尽快找到人质,避免引起骚动,一路上都避开了四处走动的公会成员,避不开的则被艾尔莎一拳打昏。

  按看守所提供的信息,关着人质的地方并不远,待那些昏过去的人们醒来,他们早已顺利救出镇民了。

  「不过比想象中还弱呢,这些黑暗公会的魔导士。」

  艾尔莎看着被击晕于手下的两个男人,点头附和。「据镇长所说,这个黑暗公会醉心于黑魔法的研究,应该不至于那么弱才是,不然他们怎么以武力抓走镇民?」

  「他们使用的黑魔法,对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民众而言是未知又黑暗的东西,不敢反抗也是正常,但对我们来说,就是小菜一碟了。」过往总是各地击破黑暗公会的杰拉尔,也看过许多受害民众的挣扎,能理解他们对于黑魔法的恐惧。

  「但哈威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吧?他应当也有能力反抗。」与他对视一眼,艾尔莎再度沉思。「难道是被诱骗?被胁迫?」

  「也有可能是一时不察,落入了陷阱。」

  「真是麻烦,完全想不通。」原以为只是个简单的寻人任务,没想到牵扯上黑暗公会,更是疑点重重。

  「如果顺利找到他的话,就能把所有事情都搞清楚了……」在一扇画着夜鹰之爪公会标志的门前停下,杰拉尔侧耳听着门内的动静,而后缓缓推开。

  就跟得到的情报一样,门后面是关押人质的房间,见他们踏入房内,数十个人质立马抬起低垂的头,一双双充满恐惧的眼眸望来,隐含渴望获救的微小希冀。

  「你、你们是……」一名看起来颇为睿智的老人,颤抖着声音开口问道。

  他的模样令艾尔莎想起曾在乐园之塔遇到的罗布爷爷,一瞬的迷茫后才稍稍定神,上前一步欠身道。「我们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,是来救你们的。」

  「妖精尾巴……救、救我们?」

  此番发言立马使房内躁动起来,几十个人你一句我一言地讨论着,差点炸开了锅。

  深怕喧闹会引起注意,杰拉尔赶紧出声安抚,否则要带那么大群人出去,同时对敌黑暗公会的魔导士,可就没有进来时轻松了。「大家、请冷静一点,跟着我们走,绝对可以将你们安全送出去。」

  为了求生,大伙马上配合地安静下来,依序排队跟在二人后面,按原路顺利逃出了夜鹰之爪的据点。

  获救的镇民们无声欢呼,甚至为此喜极而泣,心情平静下来后,便向艾尔莎与杰拉尔道谢告别,归心似箭地离开了。

  看见许久未见的阳光,老人感激地握起艾尔莎的手,眼角含泪。「谢谢啊,谢谢你们,老夫终于可以和孙子团聚了。」

  「没事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」

  「不过,想请问老先生,这些就是被夜鹰之爪所掳的全部人了吗?」

  得到老人肯定的答复,艾尔莎深深皱眉,拿出了哈威的照片再次询问。「那么您看过这个男人吗?」

  接过照片仔细端倪一番,老人摇摇头。「从来没见过。是你们的朋友吗?」

  「也许……这个夜鹰之爪还有其他秘密?」难不成哈威已经遇害了吗?那可糟糕了。一直不愿将情况往坏处想,然而现今闯过夜鹰之爪的据点,也成功救出所有被掳的镇民,却仍见不到哈威?克尔比家的人提到夜鹰之爪,又说哈威万劫不复,究竟是……?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10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