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几时》楔子〈魔女的恩赐〉

接续〈失时〉。

  时间轻巧而缓慢,犹如斯诺尔的漫天大雪,数年一日纷飞不止。

  粉嫩的双唇间呼出白色雾气,茱比亚搓了搓冷到泛红的面颊,而后从怀里拿出任务委托单,上面写着「讨伐水魔女」几个大字,但她却没见到委托人鲍伯•克里斯。

  望向面前皑皑雪景,她思考着是否要径自上山,直接抵达任务中所说的封印地点,进行讨伐。

  「好冷……」刺骨寒风拂过发梢,茱比亚又缩了缩身子,轻吁口气。这般冰寒令她想起那个去了远方的心上人,不知百年任务是否顺利呢?茱比亚好担心,好想念格雷大人……

  满怀念想,双颊漾起几许羞红,看起来煞是可人。「想和格雷大人约会……」如果有了这次任务的报酬,她就能和格雷大人一起去南方的小岛渡假了。

  阳光、沙滩,还有格雷大人的泳装……啊,那个、格雷大人,可能没有穿……茱比亚好害羞啊!

  撇开脑海里溢满粉红泡泡的幻想,她下定决心似地收起了任务单,迎着夹带雪花的冷风,踏上雪路。

  

  委托单中所述的目的地是一座位于雪山深处的祭坛,初来乍到的茱比亚并不熟悉路况,再加上下着雪,途中休整一番后,好不容易才抵达。

  这座祭坛安静得有些诡异。茱比亚四下张望,确认了周遭毫无生人的气息,秀眉不免轻蹙。

  讨伐的目标——水魔女,应该被传说里的「时间之神」封印在此处,但看起来……只是个普通的祭坛?水魔女的封印就在这里吗?

  茱比亚放轻了脚步,缓缓走进祭坛,长靴的鞋跟敲击着看似古旧的石砖,发出了沉闷的跫音。

  「有点奇怪……」空荡的祭坛内,除了从窗口刮进的料峭寒风外,茱比亚看不到一丝一毫有关任务的物件。

  封印?水魔女?时间之神?难道……她走错地方了?

  正在她低头沉思之时,风的声音忽然停了。嘎然而止的瞬间,她觉察了不对劲,连忙稍稍往后退出祭坛,却在那一剎那——

  白雾凝结而成的长剑,无声无息地贯穿了她的心口,温热的血液迅速沾湿前襟。万分震惊的茱比亚似是感受不到疼痛,瞠大了眼望去。

  那是一名拥有清澈灰眸的白发男子,然而温吞笑颜衬着眼底的疯狂。「真是不错……克里斯帮我找了一个好祭品啊。」

  「祭……品……?」茱比亚不明所以地开口,但仅几秒的话语,颤声含着鲜血一并吐出。「你是……谁、为什么……」是斯诺尔原生部落的居民?为何会在祭坛对她下手?是为了阻止她吗?可是任务目标「水魔女」,不是他们口中的恶魔吗?

  「我是伊恩,这里的人们大概称呼我为——」伊恩轻笑一声,似乎感到相当有趣。「时间之神。」

  「时间……神?为什么……茱比亚是、来讨伐……」

  「魔女是吧?」扬了扬眉,伊恩笑着抽开白雾之剑,血花随剑锋的抽离,喷洒而出,落在覆着薄雪的石砖地上。「妳也看到了,这里并没有所谓的封印。」

  茱比亚无力倒下,蓝眸中净是不可置信。

  「这是个骗局。」

  

  白发男子离开了,丢下身为「祭品」、重伤失血的她,独自一人躺在祭坛门口。

  满腹的惊疑,茱比亚却再也没有力气出声质问,事实上,连思考也渐渐模糊了。

  耳边又传来了风声,呼呼作响,其中貌似还掺杂着血液流淌的声音,可能是滴滴答答,可能是淅淅沥沥。

  雪的声音。水的声音。血的声音。

  茱比亚闭上了眼。石砖地上的薄雪贴着重伤处,大概有些许止痛的功效,又或者有其他原因,令她对伤势毫无知觉,但她明明白白地知晓,结束了。

  她的生命。

  原来默默流着血死去的感觉,是如此的孤寂。上一次在因贝尔的算计下与格雷大人一战,虽是死过一回,可与现今完全不同。

  格雷大人不在身边啊……她就要死在,他看不到的地方了。

  她就要死在这里,在格雷大人不知道的雪山深处。一个人,孤孤单单地死去。

  「格雷大人……」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,脑海里浮现心上人俊俏的身影,茱比亚露出了恋爱中少女特有的幸福笑靥,不甘心的泪水同时滑落面颊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格雷、大人……」

  她不甘心啊,真的不甘心……

  百年任务前两人的约定,纵使不舍、纵使担忧,她仍是怀抱满心的恋慕,目送他离开。

  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了。终于在漫长的等待盼得了曙光,在男孩的回眸映出自己的身影,在他的身边,有了一席之地。

  终于那一封封从远方寄来的书信,只给她一人,信里简短的话语,只属于她一人。

  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格雷大人。

  对不起,她要失约了。

  「格雷、大人……对不起,茱比亚……没能回去、没能……平安地再与你相见……」

  孤孤单单地死在这里后,何时能再和格雷大人相见呢?何时能……再握住他的手?下辈子还来得及吗?

  若在不久的将来,有人发现了她的尸体,格雷大人知晓她的死讯,那么……

  「不、不要……」她挣扎地扭动身躯,在石砖地上爬行两步,满脸的泪水已与雪山的温度同化,一滴滴冰凉落下。「茱比亚要回去、至少,让格雷大人……别让格雷大人见不到茱比亚……」

  要回去。一定要回去……回去妖精尾巴!

  剩余的力气终究支撑不住流失大量生命力的躯体,她「啪」地一声再次倒下,双眸渐渐失去生机,然而嘴里依旧喃喃着未竟的愿心。「茱比亚要回去……回去、格雷大人……格雷……」

  悄悄地,在寒风拂过之时,轻缓的跫音似是来到身旁,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白皙的裸足,而后那人徐徐蹲坐。「落入了那家伙设下的陷阱,可怜的小姑娘啊……」

  「妳、是……?」

  「我是娥丁。」高雅美丽的面庞清冷十分,漠然眼底波澜不惊,娥丁语调低缓地说道。「水之精灵。」

  「水之……精灵?」这雪山里除了水魔女外,还有水精灵吗……?

  「也许,这里的人们还称呼我为魔女吧。」

  「魔女……」水精灵……就是水魔女?那个被封印起来的恶魔?为什么……

  「现在恐怕不是追究我身份的时候。」娥丁挑了挑眉,伸手覆住她渐渐冰凉的指尖。「妳应该知道自己快死了吧?」

  「死……」迷茫的双眼又泪水盈眶,茱比亚微喘几下,流失生气的身躯仍是不听使唤。「茱比亚……不想死、不想……」

  听着她细碎的话语,娥丁顿了顿,目光深邃而悠远。「人吧,一般来说都是不想死的,但总事与愿违。」

  「茱比亚想、想回去……」

  「妳想回去吗?因为有人在等妳回去?」

  「茱比亚想见……格雷大人……不能,这样、茱比亚不能就这样……丢下格雷大人……」

  「原来如此。」娥丁轻轻笑了,纤长的十指与之相扣。「那么,或许我可以实现妳这个愿望。」

  风平静地拂过二人之间,茱比亚一时以为自己已近弥留,听错了?水魔女要帮她?

  「我可以帮助妳,回到妳想回去的地方。」

  茱比亚略略瞇起眼,似乎不懂她所言。

  「不过,这是个交易。」

  「交易……?但茱比亚、已经……」

  「给我妳的身体。」

  茱比亚不解地轻吁口气。「身体……这个将死之人的……」

  「这就是我要的。」娥丁加重了手边的力度,牵紧她的手,彷佛从中给予了生命之重的力量。「没有时间了,交易与否,由妳定夺。」

  那双手,交握在自身悬命之时,竟感到万分的温暖。茱比亚微微闭上眼,若是这样放开她的手,放弃所谓的「交易」,所有的一切归于终焉,她无法想象在那个她回不去的妖精尾巴,百年任务归来的男孩,会是怎么样的神情。

  他们约定好的,各自平平安安,直到相会。

  是他们的约定啊,即使,已然破灭。

  「茱比亚,要回去……」就算这是与恶魔的交易也罢,她必须回去——

  回到格雷大人的眼前。

  闻言,娥丁勾起了唇角,那是一抹极其艳丽的笑靥。「交易成功。」

  话声甫落,相触的手便发出极亮的蓝色光芒,照映着整座祭坛。

  而时间终将冻结在,热血渐凉之际。

-
好久不见了……大概就是那个什么,最近真的太忙了。(掩面。)
有些事让我烦恼得不得了,所以无法静下心写文。
不过混个更还是可以的。(更新完我就溜走啦哈哈哈。)

第三部的到来,楔子便说明了当时茱比亚在雪山上发生的事,接下来也会把所有事摊开来说明。
老实说这楔子的部分写得我心疼啊……在编撰剧情的时候,太过专注于故事性,结果把茱比亚虐成这样……
我是真心想虐格雷而不是茱比亚啊。TAT
当然会是HE,所以请大家见谅。

最近的好消息是妖尾第三季即将于今年秋天开播!诸君,我好兴奋啊!!!!
就要看到会动的灰安啦!!!(兴奋到模糊。)
可以边写灰安边等灰安了!(合掌。)
希望我能顺利填坑。大家下次见!(下次更新时间大概是……未定。(逃。))


 
   
评论(14)
热度(17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