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失时》第十章〈库力斯多斯的信仰〉下

  「呀——」


  「不、不——」


  「怎么回事?」格雷急忙上前一探究竟。


  「是、是『老人的尸体』!」


  群众顿时哗然。虽正值夜晚,但美食节的举办使整个卡萨布兰卡与白昼相仿,突然在悠闲逛街、享用美食的时候,身旁的人接二连三地成为「老人的尸体」,着实骇人。


  「怎么会?」凶手不再找信仰虔诚的年轻人,转而上街随机杀人?格雷咬紧牙关,拉住愣在身后的女孩。「茱比亚,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,不要乱跑。」


  「格雷大人!你要去哪里?茱比亚也要去!」茱比亚两手抓着他的手臂,使劲不放。


  「我好像看到白头发的……啧!」白发的身影一闪而过,诸多巧合碰撞在一起,格雷几乎可以确定那个白发灰眼的男子就是关键,所以他更不能把茱比亚置于危险之下,若是那个家伙对茱比亚下手的话……「总之,妳乖乖待着,哪儿都别去,听见没!」


  「不行!茱比亚不能让格雷大人自己一个人去追凶手!」


  「我不会是一个人,我……」


  「格雷!小茱比亚!」利昂护着梅尔蒂在纷乱的人群间穿梭,好不容易才来到他们面前。「这里怎么样?也出现了『老人的尸体』?」


  「别的地方也有?」


  「看来卡萨布兰卡整座城市,每个地方都出现了受害的民众,侦查队已经全数出动保护其他居民的安全了。」


  「整座城市?每个地方?犯人不是只有一个吗?」莫非是多人犯案?


  「恐怕……是相当棘手的魔法。」


  「该死!」格雷转向惊疑不定的粉发女孩,语气急躁地请求。「梅尔蒂,麻烦妳带着茱比亚到安全的地方,我和利昂去追那个凶手。」


  「咦?」梅尔蒂怔愣地看向好友。


  「不!格雷大人,茱比亚不要留下!」


  「茱比亚,听话!」


  「格雷,如果茱比亚不愿意避难的话,我也不会强迫她的。」梅尔蒂扶住好友纤弱的身子,轻声却坚定地反驳。「我们都是公会的魔导士,有能力保护自己、保护大家,你让她待在安全的地方为你担心受怕?我可无法认同!」


  「妳……」格雷一时语塞。当下情况紧急,没有时间解释及说服茱比亚,但他实在不想让她涉险。


  不远处的街口又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,利昂见事况发展得越来越无法控制,便抓住自家师弟的衣领。「格雷,没空吵架了,这里会有侦查队的队员协助民众避难,我们快去帮忙希德先生。」


  


  「嘁……可恶的白发男。」


  安排侦查队全体队员协助疏散参加美食节的民众,斯莫莱伊与几名精锐前往追捕造成「老人的尸体」的白发男。


  他亲眼看见白发男施展了不知名的魔法,那力量与之前感知到的残留魔力一模一样。


  魔法施展的方向是几名年轻人,流沙般的白雾从年轻人身上飘散出来,缓缓流进白发男的手里。随着白雾的流动,稚嫩的躯体一一老化、死去,成为「老人的尸体」。


  他万万没想到原本一次只有一人死去的凶杀案,竟会演变成扩及整个卡萨布兰卡的大规模案件。


  有多少人遭受波及了?有多少未来熠熠生辉的年轻人,变成了「老人的尸体」?


  他完全不敢想,只恨自己无能为力,只恨自己无法尽早逮捕凶手。


  似乎在向侦查队挑衅一般,白发男仅收割那些年轻人的生命,对缉捕他的人们微微一笑,伸手数道白刃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伤他们,而后转身离去。


  「队长!」伤势较轻的精锐队员靠在墙边休整一番,抬眼便见上司摇摇晃晃地起身,似有要继续追缉的意向。


  「你们待在这里,我去追白发男!」


  「队长,你受了重伤,不能再走动了!」


  斯莫莱伊没有响应,径自咬着牙往白发男离开的方向追去,也不顾其他精锐队员有没有跟上。


  蓦然余光瞥见前方白影一闪,那双灰眸在月夜中发散着奇异的光芒。感受到危机的瞬间,他欲立即闪避,但甫重伤失血的身体不受控制,脚步一滞——


  身侧传来一阵拉扯,他随着那力道往旁跌去,撞击地面的震荡令身上的伤势抽痛,他晕眩了几秒后,睁大眼才看清面前的人。


  「希德大人。」总是不悲不喜的绛眸中,此时似乎掺着几许关怀——也或者是他的错觉——一头奶油金的发丝被夜风轻拂,露出颊侧新生的一道伤痕。「您还好吗?」


  「慕依塔。」斯莫莱伊握紧她的手,祖母绿的眼眸微瞇。「……妳难得休假一次,怎么就受了伤?」


  慕依塔稍稍一愣,微蹙眉宇。「您应该清楚,属下并非休假。」


  「是我准妳的假。」斯莫莱伊坐起身,倚靠着她高窕纤细的身子,忍不住举起染血的手,触碰她脸上的伤痕。「我曾说过,这几年来妳的容貌不变,但也不必特别毁容吧。」


  「希德大人,请安分一点,让属下替您治疗。」


  看着她取下配于胸前的绿宝石,施法时一道煦暖的光辉,身上的伤瞬时好了许多。斯莫莱伊抬起头,望向了伫立于远处,面带笑意的白发男子。「他应该就是妳说的那个人?『老人的尸体』的凶手?」


  「是的。」慕依塔淡然颔首,护住自家上司的动作却是警戒十分。「他是『时间之龙』伊恩,库力司多斯的信仰。」


  「库力司多斯的……信仰?」正巧赶来的格雷听到她所说的话,不解地吶吶道。「时间之龙?不是时间之神吗?」所以找寻茱比亚的人,就是他?库力司多斯的信仰,时间之龙?
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利昂帮忙扶起尚显虚弱的斯莫莱伊,瞥见白发男子竟悠悠而来,连忙低吼。「小心一点,他来了!」


  「他拥有瞬间抽走人类生命的力量,千万不可怠慢!」


  不远处的白发男子伊恩,貌似能够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,脸上的笑意更深,分明该是和蔼可亲的样貌,但在月光的照映下,却显得诡谲异样。「真是难得,在这里看到我的子民……不过你们说错了一点,我抽走的不是生命,而是……时间。」


  「茱比亚!」眼尖发现好友猛地冲出防线,梅尔蒂惊叫一声。


  「Ice Make·冰墙!」格雷两手蓄力,将魔力往地上一砸,坚固的冰角霎时立起一道高墙,阻挡在他们和伊恩之间。而后他偏过头,朝蓝发女孩怒吼道。「茱比亚!妳别轻举妄动!」


  「小茱比亚!小心一点!」随着自家师弟的行动,利昂也驱动魔力施展冰之造型魔法,从高处跨越冰墙直击目标。


  只是,冰系的魔法尚在半空中,便剎那间化为雾气,包括那道冰墙。


  格雷心下「喀当」一声,这般景况貌似有一股既视感,曾有个实力强劲的女人与他为敌之时,也如此破解过他的冰之造型魔法,而她现在不知所踪。


  跑向另一方的角落,茱比亚扶住蜷缩的佝偻身影,急切问道。「老婆婆!您怎么会在这?」被人群冲散以致落单了吗?这里实在太危险了,那个男人……


  「我……」老妇人抬眼瞥见了茱比亚,以及距离她身后不远、面露惊恐的几名男女,神色立变,赶紧别过头。


  「老婆婆,茱比亚带您离开这里!」


  由于茱比亚一人脱离了群体,缩在角落的模样特别显眼,格雷察觉伊恩的举动,知道他已看清茱比亚的模样,那灰眸中精光一闪,便是他蓄力的前兆。「茱比亚!小心!」


  「没想到妳还活着。」伊恩低声一笑。「时龙的……」


  那一瞬间,茱比亚抛开了尚披在身上的披肩及外衣,迅速起身挡在老妇人面前,毫不畏惧地面对白发男子,蓝眸透着一丝微光。


  「茱比亚!快闪开!」


  「……咆哮——」


  「水魔的激昂——」


  伊恩的龙息与茱比亚的攻击相互碰撞,引起了巨大的冲击波,双方力量几乎不相上下,然而茱比亚为顾及老妇人的安危,一剎分神就让伊恩压过势头,龙息划破了水波,直面而来。


  所幸茱比亚反应极快,侧身扑倒后方的那人,险险躲过攻势。


  「水魔……?」魔压使空气变得沉重而锐利,斯莫莱伊捂着伤口,轻咳几声,嘴里都是浓浓的铁锈味。「水魔和时龙的交手……这是何等的力量?」


  梅尔蒂惊讶地屏住呼吸。「怎、怎么回事?」


  「小茱比亚……?」利昂也不得不瞠目结舌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!


  最为震惊的不外乎是格雷,他无法置信地瞪着款款而立的蓝发女孩,连声音都在颤抖。「茱比亚,妳为什么……」


  听见他的呼唤,纤弱的肩头狠狠一震,茱比亚默默地咬住下唇,侧身望来,深蓝的眼光中满含惊惧与哀戚。


  「对不起,格雷大人。」


-

总而言之,明天就是第二部最终章啦!


 
   
评论(10)
热度(9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