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失时》第八章〈不吿而别〉上

  「啧,茱比亚到底跑去哪?」在人群中穿梭几回,格雷仍是找不着走散的茱比亚,手里的纸本资料已被捏得皱巴巴,恐怕在还没找到茱比亚之前,这些数据就会被他一个忍不住,暴躁撕烂。


  那个家伙,明明没见到他就会嚷嚷着「格雷大人去哪里了」、「茱比亚好想你」,现在又擅自不见踪影,到时候可别哭着怪他丢下她啊!


  也许……先回旅店了?又或者已经抵达侦查队,等着他把数据拿过去?思及这些可能的发展,格雷的脑海中却浮现了蓝发女孩哭着说「格雷大人不见了」的模样,不禁又「啧」了声,回身探入人群。「再仔细找找!」茱比亚应该没走远,可能还在这里等着他,再找找的话……


  忽地,他正面迎上一名白发男子,急躁的脚步煞车不及,直接与他撞个正着。「呃!」


  「唔……不好意思。」对方稍嫌纤瘦的身子摇晃了下,好不容易才站稳,满怀歉意地抬眼。「没事吧?」


  「抱歉,是我走得太急了。」格雷抓了抓脑后的乱发,这一个小意外反而使他稍微冷静下来,长吁口气。


  「怎么了吗?在找东西?」白发男子有一双清澈的灰眸,现时盛满了关怀,看来是名温吞可亲的人。


  「呃……是吧。」


  「难道是在找衣服?你……」


  「唔噗!我的衣服!什么时候……」他在找茱比亚的途中,顺手把衣服脱了吗?他就这样穿着内裤在人群中来回奔走……?没被逮捕真是万幸啊。


  见他一脸懊恼,白发男子忍俊不住,呵呵地笑了起来。「看来是在找很重要的东西?认真到连衣服丢了都不晓得呢。」


  糟了……平常茱比亚都会帮他捡好衣服,现在却把茱比亚和衣服同时弄丢了,若是被那个笨蛋师兄知道他当着暴露狂逛着大街,肯定又会揪着他碎碎念了。格雷面色铁青,咬着牙不发一语。


  「在找什么呢?或许我能帮上忙?」


  「……找人而已,我自己来就行了。」


  「找人?这可是卡萨布兰卡最热闹的街道之一吶,找个人不简单吧?」


  「大概吧……」


  「不瞒你说,其实我也在找人呢。」白发男子微微一笑。「是一位有着水蓝色长发的女子。」


  水蓝色长发?格雷一皱眉,回望那双平和无波的灰眼。「我在找的伙伴也是水蓝色长发。」巧合吗?


  「那么巧?」白发男子很是惊喜地张大了眼。「我们要找的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?她叫什么名字?」


  「茱比亚‧洛克莎,我们是魔导士公会的伙伴,你要找她吗?」


  「茱比亚‧洛克莎……」白发男子摸着下巴思忖片刻,笑盈盈地摇了头。「可能不是吧。」


  「哦、是吗?」也是……如果在路上随便撞到的一个男人说要找茱比亚,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吧?不过浮上心头的那股违和感是什么?格雷抿紧唇,想道。


  「那么,祝你顺利找到伙伴啰。」白发男子向他摆了摆手,笑着错身而过。「还有你的衣服也记得要找呢。」


  「谢啦。」格雷暂时压下几许不安,现在的当务之急确实是找到茱比亚和衣服,其他的事晚点再想吧。


  就在他纠结着先找衣服穿上还是先找到茱比亚时,一声熟悉的呼唤从人群中传来。


  「格雷大人——」


  「茱比亚?」


  一扭头,便见茱比亚抱着一堆衣服朝他跑来,清丽的面庞捎上因奔跑而漾开的红晕,以及终于重逢会面的欣喜,看起来煞是可爱。「格雷大人!茱比亚找到你了!」


  「妳啊!」格雷总算松了口气,轻敲一记那白净的额前。「到底跑去哪了?不是叫妳跟好吗?」


  捂着被攻击的额头,茱比亚怯怯地垂下小脑袋。「茱比亚对不起格雷大人……但是、但是茱比亚看到老婆婆跌倒了,为了赶紧扶老婆婆起来,才和格雷大人走散了……」


  「老婆婆?」紧蹙的眉间放松开来,格雷摸了摸鼻头,别开目光。「我知道了……总之,下次别再一声不吭地离开我身边,有什么问题的话,大声叫我一下,我总会听到吧?」


  「如果茱比亚在路上大叫名字,会让格雷大人害羞的,不是吗?」


  「少、少啰嗦!再怎么样也比走散好吧?我可是、那个……啧。」


  「格雷大人?」


  「我……找妳很久,就那样。」


  男孩没有正眼看着她,嘴里却难得坦然,茱比亚羞怯地将脸埋进怀中抱着的衣服堆,万分喜悦。「茱比亚好开心……」


  「开心什么啊妳……」都走散了还开心?


  「因为刚刚格雷大人说了喜欢茱比亚,所以茱比亚好开心……」


  「……不,我并没有这么说吧。」已经不知该从何吐槽茱比亚的妄想了。


  「请、请格雷大人不要担心,刚刚茱比亚一路捡起格雷大人的衣服,结果就找到格雷大人了。」茱比亚满脸幸福地抱住衣服蹭了蹭,彷佛正贴着男孩健壮的胸膛。「格雷大人的衣服一定是幸运物,才能帮助茱比亚顺利找到格雷大人,啊啊,这就是爱啊!」


  那句感叹怎么有种即视感……不对!格雷这才反应过来,从她怀里抢回自己的衣服,手脚麻利地穿上。「妳别一直抱着我的衣服站在路边啊!快让我穿上。」


  「啊咧?原来格雷大人在茱比亚不知道的地方脱衣服!」


  「……妳……」也太晚反应过来了吧?不然妳以为妳手上抱着的那堆衣服是哪个男人的?格雷懒得吐槽了。「算了,我们快去买吃的,到侦查队报告完后就回旅店休息吧。」


  「格雷大人,请答应茱比亚别在路上乱脱衣服,格雷大人的身体只有茱比亚能看啦——」


  「妳别说奇怪的话!」


  「呜呜格雷大人——」


  


  街道的另一方,慕依塔僵滞的脚步伫留原地,一双绛眸透着难以置信,嘴里喃道。「那个男人……莫非是……」


  白发,灰瞳。


  在冰天雪地的生活中,她听过无数次的传说故事,听过无数与他有关的,恐怖轶闻。


  他却在这里出现了?


  突然感到难以呼吸,她揪住了襟前的衣裳,蹙起眉头。


  走出店家的斯莫莱伊一见她与平时有异的神情,不免跟着面色一沉,低声问道。「慕依塔?身体不舒服的话,就回去休息。」


  沉稳的男低音在此时成了稳定心弦的良药,慕依塔稍微平复情绪,指尖仍不住轻颤。「属下没事。」


  「没事?」斯莫莱伊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,若是往常的他,绝不可能表达过多的关心。他伸出手握住她的。「妳冷?」


  「啪」地一声,慕依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开了他的手,数秒后方始意识到那般踰矩的举动,垂眉致歉。「属下反应太大了,请希德大人见谅。」


  祖母绿的眼眸中染上一抹冷意,斯莫莱伊收回了手,拂袖而去。「没关系,是我不该随意触碰妳。」


  话中带刺,就算是陌生人也听得出他的不满,何况是与他共事多年的慕依塔,然而现时的她却顾及不得,径自望向了白发男子远去的方向,冷若冰霜的脸庞似是隐忍些什么。


-

再度中午更新!边吃着鸡排边校稿,愉悦!

此次的章节标题与茱比亚无关。OwO(剧透)


这两天在推特有灰安祭……这也太开心了吧呜呜呜呜呜灰安超级可爱世界可爱。

吃了那么多粮真的开心透了。能活在这个世界上真好啊!


话说,有时候都会忘记帮格雷脱衣服啊啊啊啊。

明明他是一位鲜明的暴……(住口。)

明天见!


 
   
评论(6)
热度(12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