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失时》第五章〈不在场证明〉下

  「不必如此局促,弗尔帕斯塔先生。」慕依塔啜了口清茶,茶香在鼻间萦绕,提神疏劳。「刚才,洛克莎小姐好像提到你要休养?是受伤了?」

  「算是吧,伤得有点重,昏迷了好几天。」

  「看来我拜访得不是时候,难怪洛克莎小姐如此反对你和我单独会面。」

  「没事,出来走动一下也好。」而且茱比亚只是因为视妳为情敌,才满怀敌意……格雷尴尬地轻咳一声,撇开目光。

  慕依塔看着他俊逸的侧脸,绛眸闪过一丝不明。「既然昏迷了几天……那么,连你也不晓得洛克莎小姐晚上出门做了什么事?」

  话题果然还是到了「老人的尸体」这个案件上,格雷勾唇浅笑,反倒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。「我自然是不清楚了,毕竟昏迷的人是毫无知觉的吧?」

  「也是。」慕依塔坦然颔首,淡定地敛眸沉思。「果然该直接向洛克莎小姐询问吗?」

  「若你们有合理的理由怀疑她,当然可以直接侦讯,只要别先入为主地定下罪名。」格雷目光一凛,语气略显强硬。「说到底,茱比亚只是出现在事发现场附近,并不能完全代表她就是涉案人员吧?」

  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之前确实是侦查队唐突了,容我代表希德大人向你表示歉意。」

  「妳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,是茱比亚才对。」看她还算有诚意,格雷便也不再咄咄逼人,耸了耸肩道。「我们来到卡萨布兰卡,除了我昏迷多日外,茱比亚、利昂他们都可以自由行动,若茱比亚晚上出门散步,刚好经过所谓的事发现场,也不无可能。目击者提供的证词中,没有说明她当时正在做什么吗?」

  「这一点,也是我们目前烦恼的问题之一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指认洛克莎小姐的目击者已经失去联系了。」

  「啊?」

  「那日与你们见面、讨论一番后,希德大人指示须再向目击者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,然而我们才发现,那个目击者所留下的联络资料全是伪造的。」

  「是假的?」格雷闻言微瞇起眼,攥紧拳头。「你们怎么连情报来源都没有确定好就来抓人啊?」搞什么东西!那个目击者根本很有可能是胡说八道嘛!

  「这也是我们的疏失,『老人的尸体』在卡萨布兰卡闹得人心惶惶,侦查队的行动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,这为我们带来相当大的压力,因此宁可错杀,也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」

  「……如果那一天,我们来不及出手阻止,你们将茱比亚带走后……?」若真如此,格雷简直不敢想象事况的发展会失控到什么地步。

  绛眸中波光流转,慕依塔略低下头,犹带歉意。「改日,希德大人会再亲自上门赔罪。」

  「不了。」格雷深深地蹙起眉,摆了摆手。「这件事告一段落后,我们就要回去了,离这里越远越好。」

  「是吗?」平淡的嗓音听起来不悲不喜,慕依塔握紧了温热的杯身,抬眼望着他。「很抱歉,还需要占用你的一点时间,我个人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。」

  「什么问题?」

  「你们去过斯诺尔。」

  语气并非疑问句,让格雷心里警铃大作,他抿紧了唇,下一秒便见女子姣好的面容近在眼前,清淡的药草香气扑鼻,他没来由地屏住呼吸。

  「所以,你们在库力斯多斯,见到了谁。」

  

  「茱比亚好嫉妒!」洁白的贝齿恶狠狠地咬住热气蒸腾的杯缘,纵使热可可的甜蜜香气四溢,也敌不过茱比亚心里的酸意泛滥。「新情敌居然可以跟格雷大人一起喝茶!」啊啊,明明格雷大人刚从昏迷中醒来,茱比亚也想这样那样啊啊……当然了,格雷大人说了只是和新情敌谈谈,那茱比亚就应该相信格雷大人,乖乖等着。

  「但是……」偷偷缩在角落瞧着不远处的二人,纤瘦的女子突如其来地贴近心上人,深蓝眼眸立刻冒出满满妒火。「有什么话必须靠那么近才能说吗!分开!快分开!只有茱比亚才可以贴着格雷大人!」

  怒气冲天的模样已经吓得周遭人们纷纷避开,附近的餐桌皆是空荡无比,然而与此同时——

  「茱比亚.洛克莎。」

  低沈的男声响起,茱比亚方回过神,瞅着默然现身的高大男人。「你是⋯⋯」

  「别说妳忘了吧?才刚见过面。」祖母绿般的眼底波澜不惊,斯莫莱伊一边在桌的对面坐下,一边谢绝服务生送上的茶水。「我能坐在这吧?」

  不请自来的男人自顾自地坐下了,茱比亚一时吶吶,不晓得该怎么回答。「希、希德先生……?」不太擅长与这种强硬的人打交道呀,格雷大人快来救救茱比亚!

  「妳在看冰之魔导士跟慕依塔吗?」余光瞥了瞥那方的男女,斯莫莱伊面色不改地回望她的一脸紧张。「放轻松吧,我并不是来侦讯妳的。」

  「那、那是自然,茱比亚不是罪人,您不必浪费时间……」

  「是否罪人,事实上不是妳一个人说了算。而且,我也不觉得与妳谈话是在浪费时间。」

  话题似乎导向了奇怪的地方,茱比亚咬住下唇,而后怯生生地扯开笑容。「希德先生是和慕依塔小姐一起来的吗?那应该也要与格雷大人聊天?怎么……」

  「我不是跟慕依塔一起来的。」斯莫莱伊打断了她轻颤的话语,猛然伸出手揪住她的,稍稍瞇起绿眸。「我是来找妳的。」

  「咦咦咦?」手边紧攥的力道令茱比亚想起被侦查队当作犯人抓住的时候,心上恐慌不已,却难以挣脱。「请、请住手!请不要这样,茱比亚、茱比亚不是犯人!」

  「我不会听取片面之词定罪与否,但若妳问心无愧,何必如此慌张。」

  「话、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……」茱比亚努力稳住心弦,可陌生男人的气息紧箍着手腕,还是让她慌得不知如何是好。抬头看一看不远处,格雷仍面色凝重地与金发女人谈话,视线不由得被泪水染上一层氤氲。

  「呃、妳……」斯莫莱伊也没想到会弄哭她,连忙放开手。「抱、抱歉,我没弄疼妳吧?」他有放轻力道啊……虽是为了侦查所需才独自前来拜访这个蓝发女孩,但貌似能干的助理不在身旁时,他就搞砸了啊。

  「恕、恕茱比亚直言,您这是、这是性骚扰!」呜呜,不管是哪个部位,茱比亚的身体只能给格雷大人触碰啦!

  「呃,我没有,我只是……」眼前女孩梨花带泪的模样特别楚楚可怜,饶是斯莫莱伊也守不住面色镇定、处之泰然的形象了,垂下头低声抱歉。「抱歉,又冒犯了。」

  见他诚恳道歉,看起来竟稍嫌笨拙,与冷然的外貌些许落差,似乎也并不是完全不近人情。茱比亚抽抽噎噎地揉了揉泪眼,小脸泛着方才气急的红晕。「没、没关系……」茱比亚还是赶紧去找格雷大人好了,别管这个男人和那个金发女人想做什么!

  忖着,她便想起身到格雷身边,不过这时一名男子急急忙忙地跑进旅店大厅,并且大声嚷嚷。「不好了、不好了!『老人的尸体』又出现了!」

-
这几天手速爆发,进度大幅提升。
一小时能飙到两千字呢……我都怀疑计数器坏了。XDDD(很久之前我一小时只能写一千字囧。)
但我又有一口气把两万字全删的黑历史,所以现在完全不敢回头看我写的东西,就怕一个不顺眼全删了。(掩面。)

我自己有追踪灰安的Tag,结果发现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文章。(呆滞。)
发文时会习惯带Tag,大概第二部结束的时候会把第一部的Tag稍微清掉一些吧,占Tag实在很不好意思。
不过把Tag清掉后,看着灰安Tag中少少的粮食,其实也会感到非常空虚。
呜呜呜呜灰安世界可爱,大家一起萌灰安嘛。(爆哭。)


 
   
评论(9)
热度(14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