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非时》第七章〈狂风暴雨的拥抱〉上

  又是那个笑容。格雷怔愣地注视着她,那到底是谁?是什么东西在茱比亚体内作怪!

  他一个箭步上前,揪住女孩软若无骨的手腕,厉声质问。「不管妳是谁,快从茱比亚身体里出来!」近处一瞧,方看清她脸上的纹路,一路延伸至颈部、手臂,和他使用灭恶之力的模样有点像,只是纹路不太一样。

  她显然在雨中待了很久,身上的白衣都湿透了,紧贴着曼妙曲线,营造出另一种病弱的美感。但现在的他无心欣赏,而是伸出手,想撩起她的袖子探个究竟。

  「不要碰茱比亚!」不料,茱比亚却用尽全力甩开他,往后退了好几步,步履蹒跚地跌倒在地。

  「茱比亚!」赶忙低身扶起她,格雷见那水色纹路已然消弭,顿时如堕八里雾中,甚是不解,应该不是错觉吧?

  手边的人儿仍在挣扎,他暂时放下那厢疑虑,握紧她的双手。「别跑!妳别乱动!」

  「不、放开!茱比亚……茱比亚要离开这里!」

  「说什么离开!」冰冷雨滴也浇不熄因关键词而起的怒火,格雷收紧手边力度,大声吼了回去。「我现在就带妳回去!」

  「茱比亚不回去!」两行清泪滑下面颊,与落在脸上的雨水融合,一片湿濡,茱比亚甩不开他的手,哭得浑身颤抖。「不、不对,是茱比亚根本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!」

  「妳在说什么?不要忘了,虽然决定暂时离开,但妖精尾巴就是妳的家,就是我们该回去的地方!」

  「茱比亚就是忘了!忘了忘了忘了!什么都想不起来了!」

  「大家都会帮妳!想不起来的话,我们也不会背弃妳!快,跟我回去,妖精尾巴的伙伴都很担心妳。」

  「不、不要,茱比亚不要回去有格雷先生的地方!」

  心里「哐当」一声,格雷曾想过茱比亚总有一天会受不了而离开他,但却没想到,当亲耳听见这句话时,胸口泛起的疼痛会是如此令人喘不过气。

  他动了动唇,颤声开口。「妳只是……因为我吗?」

  「格雷先生。」茱比亚眨大了蓝眸,泪珠直落而下,混入雨水中。「你心里面的那个人,不是茱比亚。」

  「妳在说什么……」

  「你惦记着的人事物,是从前。」

  满腔冰凉的空气入腹,格雷深吸一口气,生硬反驳。「我没有,妳不要多想。」

  他在说谎。

  他确实想着从前的时光,从前的茱比亚,无时无刻希望茱比亚赶紧恢复记忆,想起一切过往。

  自百年任务归来,他便遭遇此番变故,那个茱比亚,那个跟在他身后呼唤着「格雷大人」的女孩,那个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又哭又笑的人,不在了啊。

  他怎么可能不思念?不过这股念想,却成为压垮她的重负吗?

  「茱比亚自然也想快点好起来,可是、可是如果……」茱比亚漾开一个充满悲伤的笑容,哽咽地吐露哀戚。「如果茱比亚永远都想不起来了呢?如果茱比亚……再也变不回格雷先生回忆中的那个人?怎么办呢?你会……你会对茱比亚……」

  怎么办呢?他也想问自己。

  茱比亚体内导致异状的力量已经开始与之融合,要是真的恢复不了,不再是当初的茱比亚……该如何是好?

  一时之间,他无法得出十全十美的答案,但他知道,不论站在妖精尾巴伙伴的角度,亦或和她的关系,他都不可能轻易抛下她。

  以前说不出口的话,现在一定要说。「茱比亚,我当然是——」

  「明明……」

  「等等,听我说……」

  茱比亚摇了摇头,垂眉咬住下唇,声音细如蚊蚋,仿似喃喃。「明明茱比亚什么都忘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,可是对于格雷先生,仍是……如果,可以消除那份无处可去的感情,是不是就不用那么心痛了呢?是不是就可以回归平静的生活,做回一个空白的茱比亚?」

  「不,我不许妳这么做!」格雷难耐伤感地低吼,下一刻揪紧那纤细手腕,用力一拉,柔软又冷冰冰的躯体立时落入自己怀抱。「我的人生……一直以来都不算太完美,我没有纳兹的豁达,没有艾尔莎的强大,没有露西的幸运……但是,如果有妳,如果有妳的话……」

  两人全身湿透,可微凉的体温仍是随着紧密相拥而来,茱比亚靠在他的胸膛上,闭上双眼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气息,心口泛起的痛楚却让人疼得喘不过气。她眼神飘忽,气若游丝地轻语。「全部忘了,全部想不起来了……早在一开始,茱比亚就该离开这里,到一个没人认识茱比亚的地方,现在就不会、不会那么痛苦了……」

  闻言,格雷更是将她抱得紧紧的,然而怀中的身子一软,他赶紧查看状况。「茱比亚!」

  只见她两眼一翻,昏死过去,嘴里犹低声念道。「如果,不认识格雷先生的话……」

  「茱比亚!」一句话落在雨中,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格雷懊恼地抹了把脸,随后暂且放下心头上的纷扰,打横抱起女孩,离开河边。

-
好像忘了说……第一部的茱比亚并不会恢复记忆。
跟格雷说声加油哈哈哈哈明天见!

 
2017-10-26
/  标签: 灰安时系列
2
   
评论(2)
热度(11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