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非时》第六章〈斯诺尔〉上

  「艾尔莎小姐应该说过,当时魔女之罪正在执行另一个任务,突然艾力克听到了声音,我们才顺利救到茱比亚。」

  「嗯,这个我知道。」

  纤长的指尖抵着粉唇,梅尔蒂陷入了沉思。「当时,茱比亚的样子很古怪,听不到我们的声音,也好像看不到我们……」

  「应该就像半夜起床的茱比亚吧,那时的她也对我毫无反应。」

  梅尔蒂点点头,继续下文。「虽然杰拉尔觉得太过诡异,曾阻止我回到雪山一探究竟,但我想如果不走一遭看看,事况只会越来越僵固。」

  「所以妳外出那么久,就是去了雪山?」

  「是的,那座雪山叫做『斯诺尔』,终年大雪,酷寒十分,是个一般人不会踏足的地方。」一回想起进入雪山之时,彷佛能感受到当时的寒冷,梅尔蒂没来由地搓了搓手臂。「回到营救茱比亚的现场,我才发现我们忽略了一件事。」

  「忽略?什么事?」格雷握紧沁着凉意的马克杯,急切追问。

  「血。」

  「血?茱比亚不是没受伤吗?」波琉西卡婆婆的诊断可是不容置疑。

  「听我说完。」梅尔蒂一脸认真地续道,眸里毫无虚假。「事发当下太过混乱,我们都没有注意到,其实在发现茱比亚的时候,她的脚边就有一大滩血,之后回到雪山,艾力克的嗅觉也证实了这件事。」

  「他闻到……茱比亚的血?」

  「是的,而且气味很浓厚,毕竟血被冻起来了,艾力克的嗅觉再怎么厉害,也不可能在被雪埋住后还可以闻得一清二楚。艾力克推测,如果那些血是由一个人类的体内流出来的话,那个人应该已经死了。」

  「血已经被埋住了?」

  「那是当然,斯诺尔常年大雪,我们又在山脚下的镇上浪费了一些时间打听任务委托人的消息。」

  「委托人……」格雷「啧」了声,不满道。「就那个只给报酬不管死活的委托人!茱比亚可是在他的任务中发生意外啊!」

  「事情很蹊跷,我们并没有找到那个名为『鲍伯•克里斯』的委托人,可能是外出远行,亦或是无名镇民,无人认识。总之,因为浪费太多时间了,我们最后决定自行上山。所以好不容易找到事发现场时,雪已经积得很厚了。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格雷努力回想着闯入茱比亚房间那次,所看到的裸体也是没有多余的伤痕。「若妳说的是重伤,不可能痊愈得那么快吧?」送下雪山再回到公会里接受婆婆的治疗,也不过几天的时间,怎么可能瞬间痊愈?

  「确实不可能。」神经质地咬着指甲,梅尔蒂沉吟一阵。「难道我们救回来的茱比亚,真的不是茱比亚吗?」

  「这个设想先暂且放一边,否则事情会越来越乱。」格雷轻敲桌面,叩叩的声响回荡在小小的房间里。「我向波琉西卡婆婆请教了茱比亚半夜醒来的事,她告诉我,基本上失忆不会伴随梦游的症状,也很少出现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举动。」

  「那茱比亚是……?」

  「我想起婆婆曾说过,茱比亚体内还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。」

  闻言,梅尔蒂的脸色更加沉重。「强大的力量?」

  「嗯,那股力量极有可能就是造成茱比亚失忆以及变化的原因,也许有什么鬼东西跑进茱比亚的身体里了?得把它揪出来才行。」

  「鬼东西……」梅尔蒂捧住小脸,低声喃喃。

  格雷瞧见她的脸色,提出疑问。「怎么?妳有其他想法吗?」

  「没什么,只是听到『鬼』这个字,让我想起在斯诺尔看到的另一件事。」面露不安,梅尔蒂与之对视,说道。「斯诺尔住着一群少数民族,就在雪山里,一个叫做『库力司多斯』的部落。」

  「那座雪山不是很少人去吗?」

  「他们好像是从几百年前就住在那里的人们。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我们发现茱比亚的血迹不仅一处,花费好几天的时间找到最一开始的血迹时,来到一座祭坛,正巧看到库力司多斯的人在进行很奇怪的仪式。」

  「啊?奇怪的仪式?」

  「应该是属于少数民族的宗教仪式……」忖量一番,梅尔蒂回想着当时亲眼所见,缓缓道来。「仪式中所用的语言是失落的古语,其中我只听清楚『时间』以及『水魔女』两个字。」

  「时间?水魔女?」格雷想到,茱比亚独自进行的任务便是讨伐水魔女,而在雪山上陷入昏迷前,也是讲了一句「时间到了」,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吗?

  「进行仪式的人全都穿着水色的长袍,灰色蒙面,在雪天里看起来特别诡异。」回忆那时看到的景象,梅尔蒂不禁指尖轻颤,不寒而栗。「可惜的是,虽然我们想深入调查那座祭坛,但仪式进行很久,部落的人也来来往往,蹲点许多天也无从下手。」

  「水色……难道,是水魔女的信徒?」不由得皱紧眉头猜测道,格雷低头喝了口水,略微滋润发干的喉头。「『时间』……会是因为茱比亚无意间干扰了他们的行动,被诅咒了?」

  「这有可能!」梅尔蒂激动地一拍桌,惊声叫嚷。「绝对没错,茱比亚一定是被库力司多斯诅咒了!才会失去记忆,又变得像另一个人似的。」

  「这是一个想法,但如何解除诅咒,更是一道难题。」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格雷仰头喝完整杯水,重吁口气。「我也要去雪山一趟,亲眼瞧瞧那个库力司多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」

  「我跟你一起去吧!」

  「不了,妳刚回来就好好休息吧,不然杰拉尔可能会找我算账?」

  「才不会!我只是担心……你要带着茱比亚一起去吗?怕是有危险……」

  「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自己去,等调查有结果了再说。」茱比亚的状况令格雷无法恣意妄为,若为了护她周全,自然由他打先锋。

  「那好吧……」梅尔蒂忡忡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不过在此之前,我还得征询一下老爷子——也就是我们的会长——听听他的意见。」格雷起身,动手捏捏僵硬的肩颈,低头看着她淡然一笑。「谢谢妳为了茱比亚费尽心思,好好休息吧。」

  「我也只是想让茱比亚早点恢复……我们约好了要去海边玩呢。」

  深吸一口气,格雷皱着眉扯了扯嘴角。「我也希望……」

-
最近天气有点冷了!可以拿可爱的毛衣出来穿啰。
故事中也是冬天的情境,意外的应景唷?明天见!

 
2017-10-24
/  标签: 灰安时系列
5
   
评论(5)
热度(13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