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非时》第一章〈回忆归零〉下

  闷闷地饮尽杯里的苦涩酒液,格雷沉着脸,不言不语。

  茱比亚坐在他身旁,秀丽的面容冷若冰霜,低垂着脑袋嗫嚅道。「抱歉,茱比亚不记得你了。」

  冰冷的语气将格雷拉回现实,他扯了扯嘴角,摇头。「不是妳的问题,只是一场意外罢了……但是妳,真的都不记得了吗?」

  「是的。」茱比亚抬眼瞅他,秀眉一蹙,看似十分困扰。「虽然茱比亚一醒来就接受了妖精尾巴的帮助,但茱比亚应该是幽鬼的魔导士,当然不认识你,也不认识妖精尾巴的大家。」

  幽鬼。此一关键词使格雷心下一沉,不忍地别开目光,因为那双熟悉的蓝眸中全是陌生的情感,每次的对眼,都一一刺在心尖。

  丧失记忆,并且忘了在妖精尾巴的一切,只记得自己是幽鬼的人吗?

  也忘了他……?

  「应该有人告诉过妳,妳现在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,幽鬼已经解散了。」

  「有,茱比亚和戈吉尔君谈过,他说,是茱比亚邀请他一起加入妖精尾巴的,可是茱比亚完全不记得。」伸出纤长十指,盘算了下,茱比亚沉吟道。「距离茱比亚记忆中的年代,也已经过了好几年了,好像一觉醒来,什么都变了?」

  「幽鬼解散,应当是近十年前的事。」

  「不过茱比亚还是很年轻的样子?米拉小姐也说,茱比亚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。」

  「这……说来话长。」自从幽鬼解散,她加入妖精尾巴后直到现在,月历上的日子确实过了近十年,不过曾经历过天狼岛事件,他们的年龄外貌有所停滞,一时也说不清。「所以妳不记得妳是怎么受伤的?」自百年任务归来,就遭遇茱比亚失忆的景况,心绪着实混乱,格雷还是想先了解一下目前的状况。

  茱比亚淡淡地瞥了他一眼。「茱比亚醒来的时候就在妖精尾巴了,其他的事并不清楚。」

  「是吗……」

  「抱歉,无法回答你的问题。」

  「妳不用再说抱歉。」看来茱比亚受伤的事,得再问问其他人的意见了。格雷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喉头发干,干涩的话语几乎硬挤出口。「那么……妳和老爷子——呃,就是马卡罗夫会长,在讨论退出公会的事吗?」

  「嗯。」茱比亚轻轻颔首。「茱比亚已经待在这个公会三个月了,对一切事物都不熟悉,也没办法工作……马卡罗夫先生说,让茱比亚自己决定去留。」

  老爷子不可能把茱比亚赶出公会,这种说法大概只是给她一个自由的选择,然而……格雷偏头瞧着她,重重呼了口气。「妳想退出?退出妖精尾巴?」他未曾想过茱比亚会离开,毕竟她那么喜欢这个公会,那么喜欢……他,不是吗?

  现在这种局面,他真的难以招架。

  「咦?」茱比亚愣了愣,迷茫的神情倒是令冷然面庞多些人气。「其实茱比亚并没有头绪,不过一直待在妖精尾巴也有些奇怪,即使大家都说不介意,对茱比亚很好,戈吉尔君也在……」

  「那……」格雷抿紧唇,吞吞吐吐地开口。「妳要不要留下?」

  「这、茱比亚吗?留在妖精尾巴?」

  格雷坚定地点点头,望进她的深蓝眼眸。「对,妳就是我们妖精尾巴的伙伴,这点不会轻易改变,我……和艾尔莎他们,都会帮妳恢复记忆。」

  茱比亚略有惊慌地咬住下唇,在马卡罗夫告诉她可以按自己心意选择之后,这个陌生中带着一丝稔然的男人竟斩钉截铁地告诉她,留下来。「或许茱比亚这样问,可能有些冒昧……从见面到现在,似乎还不晓得你怎么称呼?」

  「……」此一疑问的确突兀非常,格雷张了张嘴,顿时无言。

  「呃?茱比亚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吗?」

  「没事。」格雷摸摸鼻头,撇过头不去看她茫然的神色。「我是格雷……格雷‧弗尔帕斯塔。妖精尾巴的冰之魔导士。」

  「冰之魔导士……」茱比亚低声喃喃道,眼神一瞬恍然,随后平淡地挑起嘴角。「好巧,茱比亚使用的是水之魔法。」

  何止巧,他们两人的魔法相性简直就是天生一对。格雷心情低落地想道,只是过去的种种,全被她遗忘了。

  一阵沉默后,茱比亚仰头看了看时间,再探向窗外,发现正细雨绵绵,不免眉间紧锁。「抱歉,茱比亚得先离开了。」

  「哎?等等,茱比亚!」格雷跟着起身,叫唤拿起雨伞的女孩,并跟上她的脚步。

  茱比亚一边快步往外走去,一边侧身瞧他。「怎么了吗?」

  「刚刚的话还没说完。」格雷随着她走到公会门口,稍显急躁地追问道。「妳……还要离开吗?」

  茱比亚总算止住步伐,目光平静无波地瞅来,似是满腹疑问。接着,她伸手触碰微凉的空气,弯身撑起了伞。「格雷先生……」

  那声称谓落在耳里,刺痛非常,格雷几近一恍。

  「感谢你对茱比亚的建议,回去之后,茱比亚会再审慎思考去留。」

  「嗯……好。」

  「不过,茱比亚又有一个疑问了。」撑着伞,茱比亚回过身来,眨着眼凝着他--那姿态,彷若初识时的模样。「在茱比亚失忆之前,格雷先生和茱比亚……是什么关系呢?」

  他和茱比亚是什么关系?格雷与她相顾却是语塞。

  从前,他兴许会坦然回复——伙伴,搭档。而今,茱比亚忘了一切,忘了他们曾经相识、相知,忘了他们一起走过的酸甜苦辣,一起度过的时光。

  忘却当时怀抱的温度,忘却肢体接触的煦暖。

  他,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?

  三个月了,茱比亚已经失去记忆三个月了,难怪他再也等不到她的回信,完全失去音讯。这段时间里的他,到底在做什么?以及……格雷悄悄握紧双拳,他相信公会里的大家都为茱比亚的记忆努力过,莫非没有办法恢复了吗?

  那个拥有同甘共苦回忆的茱比亚,已经回不来了吗?

  「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?茱比亚又说错话了?」

  「没事……妳想问这个问题,也是正常。」格雷强压浮上心头的苦楚,淡然回望那双深蓝眼眸,不由自主地再度忆起百年任务启程前的光景。「其实……」

  茱比亚乖顺地等候他的下文,雨滴轻轻落着,拂过粉色的伞面。

  「我们……就是伙伴。」格雷深吸一口气,仍是挤出最普通的答案。「从以前到现在,妳帮了我很多,是我最信任的搭档之一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。」茱比亚烦忧地皱起小脸。「茱比亚居然连格雷先生的事情也忘得一乾二净了,刚才没有顾及到格雷先生的心情,茱比亚得再说一声抱歉。」

  心情⋯⋯他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呢?格雷陷入了沉思。

  大概就是命运弄人吧……在一切尘埃落定之际,却告诉他归零了,重来了,曾有过的种种,只有他一个人记得。

  如果依然是从前单纯的伙伴关系,该有多好,现在就不必如此苦涩酸楚了吧。

  这种想法转瞬即逝,他也知道人心无法扭转,怎么可能放下心尖上的情意,回到当时的纯粹呢?

  记忆中,她似乎向他保证过,一定会乖乖等待着。

  然而执行百年任务的他平安归来,她却忘了。冷漠的面庞,疏离的称呼。

  回忆里那句亲昵的「格雷大人」,满含浓烈的情感,几乎将他灼烧。

  究竟何时才能再听到呢?他的茱比亚。

-
贴吧里的帖子依旧被度娘吞着……TAT
今天将本文第一部校稿完毕了,但第二部仍卡在第五章。
真希望能快快写完,不然到时候就会断更了呢。
感谢大家收看,明天见!

 
   
评论(6)
热度(14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