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 番外一〈养伤〉

  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

  茱比亚有一瞬间的慌张。记得闭上眼睛前,她明明还在波琉西卡婆婆的小木屋里,就算被赶出来了,也应该会转移到公会的医务室,怎么会在这里……?

  抚上腰|腹的刀伤,疼痛的感觉犹在,确认不是在做梦或是穿越了之后,她皱皱鼻头,拿起棉被轻嗅,顿时安心下来。

  「是格雷大人的味道呢。」

  正当她喜孜孜地抱着被子发呆时,房外忽地传来锅碗瓢盆摔落的哐啷声响,她赤着脚下床,疑惑地推开房门往外一瞧。「格雷大人?」这屋子不算大,房间外就是客厅,也能一眼望见传来食物香气的厨房。

  她看着裸上身却穿着围裙的格雷在厨房里一阵手忙脚乱,而后发现她的视线,立马一脱围裙冲上前来。「妳干什么?快躺回床上休息!」

  「咦咦?茱比亚只是……」还想解释,茱比亚就被一路催促,直到躺回床上,她眨大眼睛看男孩走出去,然后又捧着马克杯进房。「格雷大人在忙什么?需要茱比亚帮忙吗?」

  「没事,只是想煮点粥给妳吃,晚点就好了,妳先好好休息。」

  「可是茱比亚刚刚睡饱,想和格雷大人在一起。」

  若在从前,听到这种话的格雷一定会大叹一声「真麻烦」,或是拒绝或是当作没听到,但自从开窍,并且两人坦诚相待后,他也只是稍稍红了耳根,别过头掩饰心绪。「别总是说那么让人害羞的话……那妳坐好,喝点水吧。」

  茱比亚靠在床头,盖着轻柔保暖的被子,接过他递来的马克杯,啜了一小口。「这里是格雷大人的家吗?」

  「呃、啊,算是吧。」

  「哎?那茱比亚怎么会在这里?」

  「我每天都去陪妳,波琉西卡婆婆觉得很烦,就把我们赶出来了,但是如果把妳安置在公会的医务室的话,纳兹他们又会来打扰妳,所以……」说明到一半的格雷轻咳一声,才一边接续下文一边偷瞧她的脸色。「不好意思啊,擅自带妳到这里。」

  「不会啊,茱比亚能到格雷大人的家里,感觉很幸福!」捂住红通通的脸蛋,茱比亚欢悦地笑着。「咦?那茱比亚霸占到格雷大人的床了吗?」

  「这妳就不用担心了。」

  「哎哎哎?这怎么行呢!茱比亚不想给格雷大人带来麻烦!」

  「妳在说什么啊,以我们现在的关系……妳多麻烦我一点也好。」摸了摸鼻头,格雷感到面颊些许燥热,抬眼又迎上女孩亮晶晶的美丽双眸,不由得伸手遮住。「妳别这样看我!」

  「呀!」视线突然被掩去,茱比亚惊叫一声,纤细的双手无措乱挥。「茱比亚要看格雷大人帅气的脸啦!」

  「妳、妳又在乱说话!」

  「茱比亚没有乱说话,格雷大人快放开茱比亚!」

  「妳……」格雷一时气急,转而握住她的手,在须臾间欺身轻吻那柔嫩的唇,仅一秒相交的温度,令两人皆是怔愣。

  这不算是第一次接吻,他们在沙漠里遇|难,以及格雷被雷莫德丢到「娥丁的眼泪」差点淹死时,都曾触碰过对方的唇,但真正意义上的亲吻,恐怕还是现时。

  茱比亚吓得睁大了眼,兴许没想到主动的人竟是他,双颊如樱般的粉扑扑,煞是好看。格雷的目光落在那自她重伤以来,难得显得红|润的唇|瓣,便伸手捧住她纤弱的后颈,再次缓缓贴近。

  他见女孩彷若蝶翼的长睫毛轻|颤,在吻住的同时,一起闭上了眼,唇边漾开使人陶醉其中的温暖,气息交缠为旖旎的氛围,不禁吻得更深。

  那是不可思议的柔软以及温度,直到分开以后,仍旧回味无穷。

  茱比亚迷茫地睁着眼,随后急急忙忙推开他的赤|裸|胸膛,捂住一片羞热的脸颊。「茱比亚、茱比亚一定是在作梦,呜呜……格雷大人请别让茱比亚醒来。」

  「这又不是梦……」格雷汗颜地搔搔发窝,张开双臂将女孩整个环住。「就算要醒……也是我和妳一起醒来吧,不用怕。」

  「格雷大人……」茱比亚几乎掏出所有爱意回望他,羞红的脸蛋娇俏可人,深蓝眸子眨巴眨巴着,满含光采且璀璨耀眼。

  正当两人对望许久,彼此之间的距离再度拉近,随着心口怦怦跳动,无法轻易掩盖的情意,然后——

  「格雷!我们来找你玩啦!」

  「啊咿撒!我和纳兹都来啦!」

  不论是告白前,亦或已经表明|心意的现今,总是被一而再再而三打扰的格雷实在忍无可忍,猛然起身关上窗户,阻拦了想从此进入家门的樱发男孩与蓝色小猫,接着门铃|声大作,他「啧」了一声,风风火火地冲出去开门。

  独留在房内的茱比亚不顾窗外哭丧扭曲的一人一猫,揪紧了棉被掩住嘴,偷偷闷笑着。



  以「正常管道」来访的露西、梅尔蒂以及抱着夏露露的温蒂,顺利地来到房间探望茱比亚,欢腾的纳兹和哈|比则是在房外闹着正关注厨房的格雷。

  「你这家伙!别过来啦!」

  「啊哈哈哈哈哈格雷你为什么要裸|着上身穿围裙啊哈哈哈哈哈!」

  「噗噗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裸|体围裙吗?」

  「啰嗦!你们别来捣乱啊!」

  茱比亚也想看格雷大人的裸|体围裙……竖起耳朵听着房门外的骚|动,脑海里浮想联翩,茱比亚良久后才回过神,迎上金发少女揶揄的目光。

  「真不该让纳兹和哈|比跟来,这样怎么让茱比亚休息呀?」

  「情敌,别转移话题,格雷大人的裸|体围裙是属于茱比亚的!」

  「……我知道,绝对不会有人跟妳抢。」

  「茱比亚。」梅尔蒂坐到床边,握住她的手。「伤好点了吗?还痛不痛?」

  「对不起……茱比亚小姐,当时妳的身体好像是灭神魔导士的体质,我用了治愈魔法也没效。」温蒂忧忡地看着她受了伤的腰|腹,微微欠身道歉。

  「茱比亚已经没事了。」茱比亚微笑摇头。「而且该说抱歉的人应该是茱比亚,给你们带来太多麻烦了。」

  露西一声惊呼,连忙摆手反驳。「怎么可能麻烦呢?妳是妖精尾巴的伙伴啊,而且我们好像……没帮上什么忙,还让妳受了那么严重的伤。」

  「大家都很担心妳呀。」梅尔蒂抿了抿唇,叹口气。「包括那个笨蛋格雷……在海洛伊丝的时候,我们真的以为妳不会再回来了。」

  「那时的茱比亚也是这么想的……但还好,有你们。」茱比亚羞怯浅笑,环望几位女孩。「茱比亚很感激。」

  「我觉得妳最该感激的还是格雷。」

  「是呀,格雷先生为了茱比亚小姐也差点跟着倒下呢。」

  「茱比亚从波琉西卡婆婆那边听说过了……」秀眉稍稍蹙起,茱比亚不得不承认为那个男孩的作为相当感动,但若时光能够倒流,她绝对不会再使事况失控,并造成他的困扰了。

  「不过,茱比亚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啊!」露西眨了眨眼,愉悦地合掌笑道。「看,格雷为了让妳好好养伤,还特地搬了家呢,让我们想探望妳都有些困难。」

  「咦?搬家?」什么意思?茱比亚困惑地偏过头。

  「哎?」露西一时语塞,与梅尔蒂、温蒂对视一眼。「没、没什么,当我没说过。」难道格雷还没和茱比亚提过吗?托艾尔莎的关系才搬到这栋价位颇高的公寓,差点用光存款的事……还是让他自己来说吧。

  「嗯——情敌的样子很可疑!」

  「就说了我不是情敌啦!」



  几位女孩聊了一会儿便不再打扰茱比亚休息,揪着纳兹以及哈|比打道回府了,格雷也熬好香气四溢的鸡蛋粥与鸡汤,热腾腾地端进房内。

  「妳们聊得很开心啊。」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,格雷相当顺手地捧起碗,拿着汤匙喂到她的唇边。「身体还好吗?纳兹那家伙太吵了,吵到妳了吧?」

  「不会的,茱比亚很有精神。」瞅着近在眼前溢着香味的鸡蛋粥,茱比亚羞怯地红了脸,垂眉咬住下唇。「所以……格雷大人,茱比亚自己吃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啊、呃,是吗?那……小心烫。」

  「谢谢格雷大人。」谨慎小心地捧好碗,茱比亚一口一口慢慢吹凉,粥品的美味让她露出幸福笑容。「好好吃!茱比亚真幸|运,可以吃到格雷大人亲手煮的东西!」

  「合妳的胃口就好。」她毫不犹豫的称赞令格雷微微赧然,抽了几张纸巾替她擦拭唇边的汤汁。「多吃点,快点养好身体,听到没?」

  「是的,格雷大人。」虽然腰|腹间的伤口仍隐隐作痛,手脚也有些虚软,但茱比亚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了,因为每天都可以看到格雷大人呀!

  思及此,她偷偷地笑了起来,随即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眨着漂亮的深蓝眸子,望向男孩。「对了,格雷大人,茱比亚听到露西说……你搬家了?这里就是新家吗?」自从冥府之门、公会重建后,又经历了可妮莉亚宅邸事件及海洛伊丝一战,她已经很久没有拜访过格雷的家了,还以为只是改了装潢呢。

  「啊,嗯……前几天刚搬的。」格雷搔了搔后脑杓,尴尬地承认。

  「原来如此。」茱比亚点点头表示了解,不愿过问他的隐私,便继续垂眉吃着鸡蛋粥。

  「话说,妳……」

  「什么?格雷大人?」

  格雷张嘴无言,又摸|摸鼻头,好不容易才将话憋出口。「我在想……等妳伤好了以后,要不要来我家……」

  「格雷大人?」茱比亚向前蹭了两下,贴近他。「可以大声一点吗?茱比亚听得不太清楚。」

  「我是说妳要不要来我家……那个,嗯……」

  「哪个?格雷大人说清楚一点!」茱比亚也不禁急躁起来。

  回望那双率直的蓝眸,格雷提起一口气,稍稍大声开口。「等妳的伤好了,要不要来我家……玩?」最后一个字险些咬到舌头,但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啊!

  「到格雷大人家玩吗?」茱比亚睁大了眼,眼底闪耀着粲然水光。

  「嗯……」格雷无奈地掩面,完全拿别扭的自己没办法。「对,到我家玩。」

  「茱比亚当然愿意!」忘了其实现在也算在他家作客,茱比亚兴奋得高声欢呼,赶紧将粥和鸡汤迅速吃完,她必须快点好起来,才能来格雷大人的家里玩。



  吃饱后就有点想睡了,茱比亚揉着眼看男孩颓着双肩端起空碗走出房门,迷迷糊糊地抱起棉被跟在后头,躺上舒适的长沙发,一边凝望他在不远处厨房内洗碗的背影,一边昏昏欲睡。

  待格雷洗好碗,也反省一番言不及义的毛病,回过头来时就发现搂着软软棉被在沙发上入睡的女孩。「这家伙……怎么跑到外面来了?也不怕着凉!」一个箭步上前,嘴中碎念但动作万分温柔地抱起娇柔身躯。

  好轻……心道养伤的这段期间,绝对要好好喂胖她。格雷抱她回房,小心翼翼地放倒床上,低头瞅着那酣睡的小|脸片刻,悄悄欺身轻吻粉|嫩面颊,而后却自己害羞了起来,掩着嘴发愣。

  事实上他会急着搬家,除了想给茱比亚一个好好休养的环境外,还有另一个理由。

  不过大概……他得好一阵子才能再鼓起勇气了。

  「这一次……不会让妳等太久的,茱比亚。」

-
番外更新!!!
大家好久不见!(虽然才两天不见而已,我又回来啦。)
话说今天的篇幅有点长,希望不会造成阅读困难。
此文番外大约有十五篇,目前校对完成的是番外一至番外七,因此一天一篇,至少会更新至星期六吧。(其中没有车。)
剩下的番外还在校对,以及今天正在写番外十三,如果幸运的话,应该能接续日更。
番外的部分都是一篇一篇,比较属于日常的放闪剧情,随意且有些流水帐。
接下来还请各位多多支持啰!
话说大概只有我对最终话的灰安超级不满意……所以确定会有灰安新文,以宣泄我的怨念。
明天见!
-
话说最近Lofter好像又多了几位新朋友呢,跟大家招招手。 OwO/(虽然刚来的朋友要看到番外还有一段时间吧。XD)
谢谢大家!

 
   
评论(4)
热度(34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