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第七章〈深藏于时光中的笑容〉下

  听见艾尔莎的嘶吼声,格雷尚未反应过来,就见一把闪着森冷光芒的银刀破空而来,他仅来得及推开发懵的金发少女,接着——

  银刀毫不留情地落入了一名高大男子的胸口,那双鹰眼稍稍失焦,偏头看向格雷。「总算赶上了……你这家伙,怎么没跟雨女在一起?她又把你赶走了?」

  「你……为什么?」格雷震惊地瞪着挡在自己前方的男子,那胸膛及背脊溢出的血泊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「要说为什么……大概是我答应了雨女吧,我答应她不会让海洛伊丝、不会让多洛莉丝殿下杀你……」说话间憋出了一口血,雷莫德轻佻如常地弯起嘴角,指向门外。「我把阿斯达斯塔引到东边的侧殿了,雨女就在那里,你去帮她吧。」

  「纳兹一定也追过去了!」

  「哈|比!我们走!」露西让哈|比展开翅膀,拉着衣领迅速离开。

  格雷也连忙拔腿跟上,但在离去之前又回过身,抿了抿唇。「你……谢谢了。」原以为这个男人是海洛伊丝的走狗,是伤害茱比亚的人,然而他替他挡下的那一刀,不论出自何种原因,他都应该感谢他。

  「快滚吧,多洛莉丝殿下已然发怒,我可挡不了第二击。」

  「我走了,温蒂、杰拉尔,这里就交给你们了。」

  「雷莫德先生……请让我为你治疗一下。」见他想拔下插在心口的刀,温蒂赶紧上前阻止。

  「妳在做什么呀,小小的灭龙魔导士,我可是你们的敌人唷。」

  「如果是敌人的话,为什么要帮忙引开沙龙?为什么又要保护格雷先生呢?请让我治疗你吧,你伤得太重了!」

  「免了,这点小伤我还受得了,而且我要先向我的公主殿下赔罪……」拔下造成身体重创的银刀,雷莫德咧嘴一笑,接着跨步向前,跪下行礼。「多洛莉丝殿下,雷莫德参见。」

  「雷莫德。」多洛莉丝怒极反笑。「你在做什么?帮助敌人?连你也背叛我了吗?」

  「多洛莉丝殿下,我永远忠心于妳,绝不轻易背弃。」摀住胸口的伤,雷莫德忍住气血上涌,接续道。「妳长年来的愤怒,我都看在眼里,我知道妳恨着他,恨着这个世界……所以计划复活沙龙,欲使世界陷入一片悲伤——那是妳十几年来日复一日的悲伤。」

  「所以呢?你又懂得了什么?」

  「殿下啊,我懂的,妳的伤痛、妳的心情,我怎么会不懂……」雷莫德将银刀架上肩颈,惨淡微笑。「因为如此,殿下,收手吧,妳得明了妳的悲伤不足以毁灭世界。」

  「雷莫德先生!你要做什么!」

  「我的身体里镶有沙龙的魔水晶,并且连结了生体魔法,因此只要我死了,沙龙应该也能死去,但为了以防万一,我把沙龙引开,若是我的行动失败,将会由获得水之灭神力量的雨女打败沙龙。」

  「茱比亚……水之灭神魔导士吗?」杰拉尔心下诧然,如果是水之女神的力量,大概真有可能击败沙龙了。

  闻言,多洛莉丝竟是放声大笑,从怀里掏出一颗小水晶球。「雷莫德,该说你天真吗?我怎么可能把沙龙的弱点放在你身上?所谓的生体魔法,我马上就能解除,而你……必死无疑!」言毕,她即刻捏碎了水晶球,睥睨着大吐一口鲜血的高大男子。

  雷莫德不顾嘴边流淌的血,踉跄几步后重重倒地,俊朗的脸犹挂着笑容,轻声喃道。「也是啊……」

  「雷莫德先生!」温蒂跑过去扶起他。

  「多洛莉丝殿下……」在小少女的搀扶之下,雷莫德坐起身,粗喘着气却是笑容不减。「我知道,妳总有一天会丢开我这颗没用的棋子……所以,我才希望能够保全这个世界,为了妳……」

  「雷莫德先生!请别说话,你……」

  「如果连我也不在了,世界也毁灭了,又有谁能够站在妳身旁,倾听妳的悲伤、妳的哀鸣呢……我实在不愿,看妳孤单一人在命运中哭泣挣扎。」眼神开始涣散,雷莫德看向了正在努力施展治疗魔法的温蒂,漾开了温柔的笑意。「小小的灭龙魔导士啊……谢谢妳,但是不需要了,别浪费力气。」

  「怎么、怎么可能不需要!你……你伤得那么重……」

  「温蒂!他……」夏露露在旁见男人有一部分的身体默默化为沙粒,不禁惊呼。「他变成沙子了……」

  「这就是我的下场吧,也罢。」

  「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呢?你为什么要为了她……」

  「因为我忘不了,她曾经干净无瑕的笑容啊……」想起曾经的过往,雷莫德的眼底多了些甜蜜与忧伤,他提起发颤的手,拂过小少女颊边的泪水。「但是,如果能早一点看到你们的笑颜,也许……事情就会不一样了吧。」

  「雷莫德先生!」触碰到脸旁的手冰冷而粗糙,温蒂想握住他,然而已从指尖化作黄沙。

  「带走我的魔水晶,不能让殿下拿去增强沙龙的力量,还有……替我和雨女说声抱歉……」

  话声甫落,他已全然化成沙粒,散作一地。温蒂握紧他遗留下来的半颗魔水晶,泣不成声。「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」

  「夏露露!快把温蒂和魔水晶带走!」杰拉尔挡在她们身前,戒备地瞪着一脸漠然的紫发女人。

  「好的!」小白猫点点头,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翅膀带走温蒂。

  「妳满意了吗?」长剑直指默然不语的多洛莉丝,艾尔莎沉声喝道。「事到如今,我们有水之灭神魔导士,绝对会击败沙龙,而妳……只剩一个人了。」

  「哼,水之灭神魔导士?自以为是四百年前的水之女神吗?」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一把银刀,多洛莉丝向绯发女人展开攻势,一步一刀皆凌厉万分。「如果神有用的话,为何海洛伊丝没有下雨?为何她听不到海洛伊丝的悲伤?」

  艾尔莎吃力地接下她充满怒意的攻击,霎时间找不到破绽,仅能渐渐被|逼退至墙边。

  「妳说啊!」盛怒的多洛莉丝用盾牌击飞了她,银刀同时跟上,直直往她的要害而去。「如果神真的存在,为什么她不救救海洛伊丝!为什么她不帮我!」

  「因为——」在刀尖即将落下之际,杰拉尔忽地出现在两人中间,轻轻推开艾尔莎,手边蓄起魔力。「妳已经被仇恨及愤怒蒙蔽了双眼,又怎么能看见神对妳的眷顾呢?」

  「杰拉尔!」

  「接受七星的制裁吧……天体魔法•七星剑!」

  冷眼看着多洛莉丝举起盾牌但仍被魔法集中,杰拉尔转身过去,扶起伤痕累累的艾尔莎。「还好吧?艾尔莎。」

  「没事,只是她真的很强,花了点时间……」握住他的手,艾尔莎站稳脚步,浅浅一笑。「谢谢你了,杰拉尔,真是可靠的伙伴啊。」

  「不客气,能帮上妳的忙,我很荣幸。」

  「伙伴……」多洛莉丝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用银刀拄地支撑自己,嘴边笑意冰冷。「为什么……你们能如此坚定地相信伙伴,相信有人会帮忙呢?」

  「既然是伙伴,为何不能相信?」听了她的问题,艾尔莎非常疑惑地偏偏头。「妳也曾经相信过谁吧?相信一个人,并不是多难的一件事。」

  「……是吗?」彷若一声叹息,多洛莉丝带着伤旋身离开,步伐踉跄而缓慢。

  杰拉尔想追上前,不过被艾尔莎拦下了。

  「她受了重伤,成不了什么危害,让她去吧。」

-
更新!!
第六章、第七章以及第八章都有时间线重复的部分,第七章为多洛莉丝场合,第八章是沙龙场。
其实雷莫德也很可怜的……
算了一下接下来每一天都会更新得比较多,直到星期四就是终章。
发糖这件事我谨记着……真的,会有糖的。
明天见!

 
2017-07-16
/  标签: 光系列
   
评论
热度(12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