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第七章〈深藏于时光中的笑容〉上

  「格雷!」总算找到失散的伙伴,露西喜出望外地跑进礼堂。「终于找到你了!」

  「格雷!还好你没事!」后头的哈|比飞过来抱住他的头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。「对不起,我来不及救你。」

  「没事,在那种情况下,你救我的话也会很危险的。」安抚完蓝色小猫,格雷转向露西请求协助。「露西,帮我解开。」

  「咦?」露西才看到他被束缚着的手脚,连忙帮忙解套。「是雷莫德干的吗?流沙消失后,他喊了声『阿斯达斯塔』就跑走了,还好温蒂闻到你的味道只是远离而非消失,这才找到你!」

  「这里又是哪里呀?好多水唷!」

  「是『娥丁的眼泪』,好像是源头的地方,雷莫德把我送来这里,见到了茱比亚。」揉揉手腕,格雷伸展筋骨一番,眉间仍旧紧蹙。

  「茱比亚?她还好吗?但是……怎么没看到她?」

  「沙龙提前复活,她就走了。」不耐烦地「啧」了声,格雷握紧拳头,咬牙低声道。「她……不知道为什么取得了灭神之力,成为『水之灭神魔导士』。」

  「什么?『水之灭神魔导士』?茱比亚吗?」露西一声惊呼,难以置信地掩住嘴。「茱比亚原本就很强,现在还变成了『水之灭神魔导士』……也太厉害了吧!」

  「啊咿!茱比亚是不是成为真正的水之女神了?这样可以打败沙龙的唷!」

  「不行……」相较于他们的惊喜,格雷却面色难看,双肩微微颤动。「她的身体不可以用那种力量,我得阻止她。」

  「你是说她之前因为雷莫德而受过的伤?不是被波琉西卡婆婆治好了吗?」

  「露西,我想格雷是指水之女神用尽力量那件事……」哈|比很担心地皱起了小猫脸。

  露西也想起来了,犹疑地望向男孩不安的侧脸。「对抗沙龙导致力竭而亡吗……」

  「你们知道沙龙在哪里复活吗?」

  「在大殿上!温蒂、夏露露与梅尔蒂已经过去和艾尔莎他们会合了。」

  「那茱比亚应该也在那里……我们快走!」



  富丽堂皇的大殿,王座上的长发女人与其背后伸展筋骨的巨龙,显现了巨大威压。多洛莉丝看着走近的数人,挑起一抹冷酷的笑靥。「你们就是菲欧雷王国的魔导士公会,妖精尾巴?看起来不过一群毛头小子,哈威,你就把筹码都押在他们身上了?」

  「多洛莉丝殿下。」哈威仍恭敬地行礼。「我仅是寻觅了光明之人,冀能带领海洛伊丝摒除黑暗。」

  「由外国人带领海洛伊丝?你这是光明正大承认叛|国吗?哈威。」

  「并非如此,殿下,那么多年了,您也该释怀了。」

  「释怀?」多洛莉丝冷笑一声,徐徐站起身子,如战袍般的衣襬随动作摇曳。「你以为我是为了陈年旧事?不,你太天真了,我是为了整个世界的和平啊。」

  「她到底在说什么胡话,她是疯子吗?」纳兹满脸疑问地搔搔脑后乱发。

  「纳兹,我们在讨论的时候,你都没有注意听。」杰拉尔温和提醒。「她本来就是个疯子。」

  「为什么这年头连疯子都可以当王储?」

  艾尔莎上前一步,冷峻的面庞捎着隐隐战意,语气犹然冷静。「妳所谓的『和平』就是召唤出沙龙,危害自己的国家,甚至险及整片大陆吗?」

  「没错,来自富饶国家的妳应该不懂,我们海洛伊丝过得多艰辛呀,鲜少的绿洲外,触眼可及的全是沙子、沙子、沙子,炎热的天气,半个月不下一场雨,逐渐枯竭的水资源……这世界多不公平,凭什么只有我们遭受这样的待遇呢?」

  「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。」艾尔莎亮出双剑,飞身上前与之刀刃相向。「即使再怎么满目疮痍,也是属于妳的国家!妳该想的是如何让海洛伊丝更美好,而不是企图同化整个世界!」

  「我为什么要接受这种不公平?明明就是因为水之女神与沙龙在此交战,夺走了海洛伊丝所有的水元素!都是那个女神害的!」多洛莉丝也抽|出长刀迎战,刀与剑相交,顿时战况即发。「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海洛伊丝的痛苦!听到大地的悲鸣!」

  「妳的意思是水之女神造成你们海洛伊丝的痛苦?妳真的这么想吗?她是为了从龙的爪牙下拯救海洛伊丝!」

  「她不是拯救,是诅咒!妳知道我们沙漠化多么严重吗?妳知道我们多久没下雨了吗?妳不知道!」

  「妳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过得安顺,只有妳拥有悲惨的人生吗?实在太天真了!就因为如此唤|醒沙龙,妳对得起妳的国家、妳的国民吗?」

  「那先问问这个世界是否对得起我!」多洛莉丝纵身一跃,从王座后方挑起盾牌,并同时指使已完全苏醒的沙龙。「阿斯达斯塔!这是属于你的世代了,尽情大闹一场吧!」

  得到指示,沙龙仰天长啸,龙的怒吼声引起大地剧烈震颤,牠拍了拍翅膀,产生众多大小沙暴,便要冲出这座大殿。

  「别说大话了,多洛莉丝!我们这里可是有灭龙魔导士!」

  「龙的对手是我!」挡在沙龙身前,纳兹毫不畏惧地深吸一口气。「火龙的咆哮——」

  不料,沙龙仅轻轻一吐息,喷出了沙尘,火焰霎时消灭殆尽。

  「咦?我的火呢?」

  「纳兹先生!小心!」温蒂突然现身扑倒他,以避开脚下的流沙。

  「温蒂!」夏露露赶来,奋力将摔倒的两人与流沙区域拉开距离。

  「杰拉尔!小心后面!」同行的梅尔蒂急喊,一边奔跑一边施展魔法,企图引开沙龙。「马基鲁帝‧索多玛!」

  「梅尔蒂!妳注意自己!」杰拉尔眼睁睁看着粉色|女孩被沙龙的尾巴攻击,使用「流星」瞬时移动,却只来得及接住因撞击而不省人事的身躯。

  「梅尔蒂小姐!」温蒂扶起纳兹,又赶紧跑来为她施法治疗。

  「各位!」担忧地望着众人,哈威下定了决心,奔向四周的沙暴。「我先吃掉所有沙暴……」

  「等等,就算是沙之灭恶魔导士,能吃掉沙龙的沙子吗?」夏露露难以置信地大叫。

  「沙龙的力量已经衰落很多,吃几口应该没关系。」哈威一口接着一口吃掉沙暴,颊边滴下冷汗。「但还是得阻止牠,不然牠要冲出王宫了!」

  「哈威这小子……倒是有一番胆识,可惜无法为我所用。」轻松自如地接下绯发女人的攻击,多洛莉丝挑起略带英气的眉宇,嗤笑道。「这就是妳说的灭龙魔导士?好像也没什么嘛,遇上真正的龙还不是毫无用处。」

  「真正的龙?」艾尔莎一声冷笑。「不过一只亡灵之龙,怎么能算得上是真龙?」

  「妳再嘴硬也没多久了!」

  两人再度缠斗起来,实力相当之际,一时刀光剑影无法分出胜负。

  另一方沙龙已踏出了大殿,纳兹与吃完大半沙暴的哈威追在后头,杰拉尔则是和温蒂、夏露露一起照顾重伤的梅尔蒂。

  「杰拉尔先生,你不去协助艾尔莎小姐吗?」暂时结束治疗,温蒂擦了擦额间的汗水,轻声询问。

  「不了,艾尔莎自己能处理好。」杰拉尔对她相当有信心,随后忡忡地望着闭眼不醒的粉发女孩,叹了口气。「倒是梅尔蒂……我没保护好她,真不该让她一起来王宫!」

  「这不是杰拉尔先生的错。」温蒂摇了摇头。「刚才的情况实在太危急了,梅尔蒂小姐也是想保护你呀。」

  「但……梅尔蒂就像我的妹妹一样,而我居然让她受伤……」

  「放心吧,杰拉尔先生!我一定会治好保护了哥哥的梅尔蒂小姐!」

  听到她这么说,杰拉尔有些害臊地笑了。「谢谢妳,温蒂。」

  「杰拉尔!温蒂!」露西带着格雷以及哈|比跑进大殿,看见躺在地上的梅尔蒂,讶然大呼。「梅尔蒂还好吗?」

  「还好,只是被沙龙攻击,温蒂治疗过了。」

  「沙龙!」哈|比惊恐地尾巴狂甩耳朵颤抖不已。「龙去哪里了?纳兹和哈威呢?」

  「你们没遇上吗?纳兹先生和哈威先生都追着沙龙出去了!」

  「那茱比亚呢!」格雷气急败坏地四处张望,却没看到那抹水色身影。「茱比亚也追过去了吗?」

  「茱比亚?」杰拉尔疑惑地眨了眨眼。「我们并没有看到她……怎么了吗?她往这里来了?」

  「不是,她……」

  眼尖瞧到那方的喧闹,艾尔莎不留痕迹地在战斗中用身形掩蔽多洛莉丝的视线,但仍是被她发现不对劲。

  「妳干什么?有什么阴谋?」多洛莉丝谨慎地停下攻击,瞇起眼睨着绯发女人。「又有伙伴来支援了?哼,不过一群鼠辈……」她不经意地一瞄,却见大殿另一头状似熟悉的身影、熟悉的面容——再再引起她强烈的恨意。

  「格雷!躲开!」

 
2017-07-16
/  标签: 光系列
1
   
评论(1)
热度(8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