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第六章〈一样的月光〉下

  他感到眼前一黑,流沙的流动速度很快,粗糙的沙粒在皮肤上刮摩,渐渐掩埋了呼吸,想挣扎却敌不过沙漠的力量,只能任由下沉。

  忽地,似乎沉到了最底,背脊一阵湿凉,沙子的触感也随之远去,迷迷糊糊间他意识到自己落在水中,变为载浮载沉的情况。

  水……身为冰之魔导士的同时,他对水元素当然也十分熟悉。乌璐师父为了救他对戴利欧拉使用绝对冰结,在迦尔纳岛化成水流入海中,而他心头上最重要的那名女孩,则是用生命滋润他的人生,点亮了前进的道路。

  水之于他而言,熟悉又温暖,无法抗拒,也不想抗拒。

  在知觉迷茫之际,他微微睁开眼睛,看见水光间有一抹纤细的身影缓缓降临,白|皙的手环住他的颈脖,奋力带离了水波。

  「格雷大人……」

  依稀听到急切万分的呼唤,随后柔软的唇|瓣欺上自己,渡来新鲜的空气,同时拍击心口让他吐出吸进胸腔里的水。意识总算逐渐清晰,他迷迷糊糊地想着,这是……茱比亚的体温?「咳、咳咳,茱……茱比亚……」

  「格雷大人!」见他将口鼻中的沙与水全咳了出来,茱比亚稍稍安心,轻拍他的背使之平复呼吸。「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原本她为了更加熟练地运用能力,便在此潜修,结果突然发现有人掉进水柱里,定睛一瞧居然是本不应出现的格雷,才慌忙救人,是被多洛莉丝抓到了吗?思及这个可能,她脸色发白得差点停止呼吸。

  「我、我和露西、艾尔莎他们闯进王宫,要找沙龙的骸骨……」终于呛出所有沙与水,格雷恢复通畅的呼吸,眼角微红地望向女孩。「然后我们遇到了雷莫德,大打出手后,他把我丢到这来……这里是哪里?」

  「是『娥丁的眼泪』的源头。」茱比亚简短地为他解答,眼里是满满的忧忡不安,她咬住下唇摇了摇头。「格雷大人,你不可以来这里。」

  「为什么?妳怕我被那什么多洛莉丝杀了?」

  「不……茱比亚只是想保护格雷大人,多洛莉丝她很强啊,毕竟是统率海洛伊丝的『沙漠女王』。」

  「我也不弱。」格雷踌躇了几秒,伸手牵住她的不放,淡然却诚恳地说道。「茱比亚,我和妳一样……想保护妳,我自然不愿让妳一个人涉险。我没有像纳兹、艾尔莎他们那样的怪力,但我也不是特别弱吧,妳得相信我。」

  「格雷大人,茱比亚不是不相信你,是……」

  「再怎么样我还有妳,妳也有我。」这话说得害臊十分,他摸了摸发热的耳|垂,扬起笑容。「同心协力总比孤军奋战来得好啊,不是吗?」

  茱比亚眨大了眼,沉静地回望着他,粉唇微启,正要回应些什么时——

  一阵天摇地动。

  「地|震?」整个世界都在摇晃,建筑物传来结构松动的诡异声响,格雷连忙稳住身形,打量周遭的安全之处。

  「这是……呀!」茱比亚猛地站起却一个重心不稳往他怀里倒去。

  为了扶好她,格雷也失去稳度,两人一起随震动而挪移。期间他紧搂着那纤弱的身子,不让屋顶碎落的石块砸伤她,自己倒是因为撞上石壁,再度激起内伤而气血翻涌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地|震稍缓,他俩抬头望着天花板,精神紧绷。

  「怎么回事……」一口腥甜又到嘴边,格雷强咽入腹。「停止了吗?」

  「格雷大人。」茱比亚挣脱他的怀抱,别开目光瞅向冲破礼堂门板,即将在室内肆虐的沙暴。「茱比亚得走了。」

  「走?妳要去哪里?等等,那是……雷莫德的?」

  「不,是沙龙的沙暴,牠提前复活了。」

  「沙暴的话,我能对付……」格雷正要起身,竟见茱比亚手脚极快地使出魔法困住他的行动,眼神凄冷又哀伤。「茱比亚,妳做什么……」他不解地看着她。

  「格雷大人,由茱比亚来。」纵身向前,在沙暴贴近「娥丁的眼泪」之际,茱比亚猛一蓄力。「……水神的怒涛——」

  就见沙暴于瞬时间被强劲的水波击破,化为一地的沙与水。

  「水神的……灭神之力?」格雷愣愣地盯着她的背影,心下千言万绪,一时难以反应过来。「茱比亚,妳到底……」为何拥有这般力量?从什么时候开始……

  「茱比亚得走了。」茱比亚再一次说道,侧过身来,清丽的脸庞挂着秀美笑容,显得静和美好。「是这样说的吧——第一,对妖精尾巴有害的情报,一辈子也不能泄漏给其他人。」

  「等一下……」

  「第二,不能擅自和以前的委托人接触,从中得到个人利益。」

  「茱比亚,住口……」

  「第三,就算以后的道路不同……」话尚未说完,茱比亚像是想起些什么似的,浅浅漾开微笑,眼底闪过泪光。「不对,不是这句。」

  「妳……」

  「能够认识你真是太好了,格雷大人。」茱比亚笑弯了眼,泪花犹如灿阳耀眼。「今晚,肯定也是一个有着美丽月色的夜晚呢。」

  「茱比亚、茱比亚——」被束缚住的格雷眼睁睁看她疾步离开,吶吶了半晌,咬紧牙关垂眉。「妳、把话说完啊……退会的第三|点守则,妳为何不说出口?」

  其实他明白原因,当那双深蓝眼眸仅剩明媚的忧伤,当甜美的嗓音诉说着诀别话语,当最终之战来临,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依旧是保全他……

  他早该明瞭。

  「茱比亚……我不准。」话语交杂着悲戚以及细微颤抖,格雷在空无一人、仅有「娥丁的眼泪」相伴的空间里,低吼道。「妳擅自闯入了我的世界,又想任性地说走就走吗……我不准,妳听到没有!」

-
更新!!!!
今日假日+剧情过渡,双更。
茱比亚的话对应帝国篇以及本文第一部第十章的月光梗。(夏日漱石。)
然后格雷的最后一句话是有点狗血……但我左思右想,这确实是他这段时间以来,面临这种茱比亚要赴死的情况,最想呐喊的一句话吧,所以我保留了。
终章倒数计时中,明天见!

 
2017-07-15
/  标签: 光系列
   
评论
热度(18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