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第一章〈说了再见〉下

  「茱比亚‧洛克莎。」雷莫德忽地现身,挑着一抹轻笑,伫立于不远处。「妳应该明了,如果逃狱,包含协助妳的人都是格杀勿论。」

  「是的,茱比亚明白。」

  「你是……!」当时舞会上的异国男子!不可置信的格雷看着茱比亚倒退几步,相当顺从地走去了颀长身影那方。

  「又见面了,格雷‧弗尔帕斯塔。」雷莫德扬起自信非常的笑容,还将手大方地放在女孩肩上,挑衅意味极其浓厚。「我早就说过了,总有一天她会跟着我走,是吧?我没骗你。」

  「够了吧,别再废话了。」偏头瞪视着肩上的手,却没有推开他,茱比亚语气冰冷地开口。「茱比亚愿意现在、马上、即刻回到牢房,请你带路。」

  「这怎么会是废话呢……」伸手抚摸她的脸颊,雷莫德笑得愉悦。「不跟妳的伙伴多说几句话吗?这一走,再见面的机会可就渺茫啰。」

  「茱比亚无话可说。」

  「那好吧。」雷莫德耸耸肩,对格雷状似无奈地笑了笑。「没办法啰,她不想跟你说话,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呢,真可惜。」

  「等等……茱比亚!」

  「再见了,格雷‧弗尔帕斯塔。」



  「雷莫德大人,这是……?」看守大门的狱|卒见高大男子带着蓝发女孩走来,满脸疑惑。这不是和可妮莉亚殿下关在一起的敌国卧底吗?

  「啊,别在意。」噙着不羁的笑靥,雷莫德看了眼乖乖被他环肩的女孩。「只是带犯人出去放风而已。」

  「放风?」在半夜?雷莫德大人真是好兴致……

  「我带她回牢房了,你继续工作吧。」

  走进监狱,男人脚下的军靴踏在沙地上,发出略为沉闷的声响。茱比亚听着脚步声,低头数着自己跨出的步伐,蓦地开口。「你可以放开茱比亚了。」

  闻言,雷莫德停止了前进,有些意外地望向她,随即失笑,放开了她的肩。「抱歉、抱歉,我忘了外国女人不像海洛伊丝一样奔放,一般不喜欢肢体碰触呢。」

  「不是这个原因。」茱比亚抱住了双臂,警戒地瞪着他。

  「不然呢……哈,放心吧,我对妳没兴趣。」

  茱比亚依旧防备十分,这个男人自初见以来便是乖戾嚣张,难保他会做出什么失格之事。

  「不过啊……真的很像呢。」摸着下巴,雷莫德回想起方才的情景,不由得笑意更深。

  茱比亚皱紧秀眉,脸色顿时苍白。「……你什么意思?」

  「格雷‧弗尔帕斯塔啊……和我们记忆中的『那个男人』,非常像呢。」雷莫德咧着嘴,意味深长地笑道。

  苍白如纸的面色又沉了几分,茱比亚抿紧唇,一字一句地挤出话语。「茱比亚已经……按你们所说的行动了,别再牵连他……还有不相干的人。」

  「哦?对呢……」雷莫德一挑眉,低身搭上她纤弱的肩,贴近了那张清丽小|脸。「真没想到妳会如此配合,为了格雷‧弗尔帕斯塔?」

  「……不关你的事。」

  「呵,妳恐怕不知道吧,妳的价值比他高出太多了,得到妳,我们就可以完成『祭典』……完成多洛莉丝殿下长久以来的夙愿。」

  「你们海洛伊丝想做什么,都不关茱比亚的事。」别过目光,茱比亚语气万分冷淡。「只要别忘了对茱比亚的承诺。」

  「这是当然。」雷莫德又笑了,接着抓|住她的下颔,左右打量。「说起来,妳长得真的很标致呢,身材也是顶级的……真是不会珍惜啊,那个格雷‧弗尔帕斯塔。」

  双肩狠狠一颤,茱比亚忍受着他放肆的眼神,嫌恶道。「你刚才说对茱比亚没有兴趣。」

  「说实话,一个极品美女近在眼前,应该没有男人不会动心吧?」

  「别碰茱比亚!」

  不顾她的反抗,雷莫德大力搂住她纤腰,直接提了起来,远离地面。「如果我说……我硬要碰呢?」

  「放开!」

  「再怎么挣扎也没用,我能瞬间抽干妳的力量,妳该不会忘记了吧?」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啊,对了,还可以拿格雷‧弗尔帕斯塔那家伙逼妳就范呢,妳的弱点真多呀。」吐出的热气拂在女孩颈间,引起了轻|颤,模样惹人怜爱。「在这个不经人事的白|嫩肌肤上留下痕迹,那家伙若是看到了,会做何感想呢?」

  身上的长袍被褪|下,仅余一身白衣,燥热的大手抚摸着锁骨,轻轻一捏便留下红痕。茱比亚憋红了脸,无望地闭上眼。「茱比亚需要你的保证——保证不会再对格雷大人,以及妖精尾巴的伙伴动手。」

  「好啊,我保证。」

  「请记住你的这句话。」

  看着她闭着眼不再挣扎,雷莫德静默片刻,又拥紧了那稍嫌冰凉的身子,欺近她的耳边。「妳真的为了那个男人……什么事都肯放弃呢,包括妳的意志、妳的身体?」

  「这不就是……你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吗?现在的茱比亚,早就不属于自己了,被玩弄、被支配,都是理所当然。」

  鹰一般的眼神注视着她冷若冰霜的脸庞,雷莫德撩|开了那轻薄的衣物,而她仍毫无反应。「……真无趣啊。」撇撇嘴,他动作温柔地将人放下,对上她困惑的蓝眸。「顺从的女人,可一点玩弄的趣味也没有。」

  茱比亚抿抿唇,揪紧了宽松的衣领。

  「不过妳愿为心爱之人牺牲奉献的精神,我倒是很欣赏,若是能早点遇见妳,恐怕连我也会为妳深深着迷呢。」捡起落在地上的长袍,雷莫德为她披上,挑唇一笑。「这是他的衣服吧?穿好,它将陪妳度过今夜。」

  长袍上彷佛还留有那个男孩的体温及气息,茱比亚悄悄地深吸一口气,眨了眨眼望向高大男子。「茱比亚觉得……你似乎不是坏人。」

  「不要因为我放过妳,妳就对我产生了错觉。」雷莫德又张扬地笑了起来,鹰眼里是深不可测的情感。「我也是为了那个人,宁愿放弃一切,相当无可救药的家伙啊。」

-
大家应该还记得雷莫德是谁吧?
就是当初在宅邸舞会上让茱比亚受伤的高大异国男子!
这次他又乱抱茱比亚……得砍手!!!让格雷冻他!!

 
   
评论(4)
热度(18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