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韶光》第一章〈说了再见〉上

  「报导指出,可妮莉亚公主和茱比亚都关在第二监狱。」艾尔莎摊开地图,在王宫西方画下标记,接着看向一旁的粉色长发女孩。「梅尔蒂,妳也是感应到茱比亚在这个方向吧?」

  「是的。」梅尔蒂点点头。「茱比亚所在的地方,周遭环境应该不会太差,我没有感觉到她有任何不适,但她好像握着一个冰凉的……球?应该是球体没错。」

  「球?」纳兹做了一个投球的动作。「难不成他们还让茱比亚玩球吗?哇,待遇可真不错!」

  「纳兹!别说胡话!」用力捏着樱发男孩的脸颊,直到他喊痛求饶,露西才罢手。「但,真的要让格雷一个人去吗?大牢里很危险吧?」

  「我只是去见见她,如果真的要救她出来,势必得用正常管道,关于这点,我还是有点常识的。」戴上皮手套,又披上了长袍,格雷整装待发后,回望仍在忖度的艾尔莎。「让人在附近待命就可以了,有事情发生的话,我会马上发出讯息。」

  「嗯,自己小心一点,茱比亚就拜托你了。」



  牢房里一片寂静,茱比亚正闭着眼睛打瞌睡,手里还捧着晚餐没吃的冷馒头。直到周遭传来些许细微的声响,她才徐徐睁开蓝眸。「谁……?」巡逻的狱|卒吗?

  「是我。」格雷蹲下|身与之平视,脸色看似如常地打着招呼,目光却是着急巡视她全身上下,看来梅尔蒂所言不虚,她并没有受伤的样子,只是稍显疲累。「茱比亚,妳还好吗?」

  「格雷大人……?」细声喃道,茱比亚甚至歪了歪头,似乎很是困惑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处。「你怎么进来的?」她难道是在作梦吗?

  「这不重要。」见她仍靠在墙边,格雷轻轻啧了声,将手伸进围栏里,对她招了招。「茱比亚,过来。」他不喜欢她离得那么远!

  「有什么话想和茱比亚说吗?这样的距离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妳……」被疏离地堵了记,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  「若是无话可说,那便请回吧,茱比亚还想睡觉。」

  「在这种地方……妳能睡得下去吗?」虽然不像一般的大牢阴暗湿冷,但格雷也万分心疼她必须在此过夜,不禁咬牙暗咒。「茱比亚……那天晚上,可妮莉亚到底和妳说了什么?她是不是要挟妳,让妳去做了什么坏事?不然妳怎么可能会被抓进来!」

  茱比亚面色不改,噤声不语。

  「茱比亚,妳必须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,我才能和艾尔莎他们救你出来!」

  「……不用了,这和你们没关系,是茱比亚自愿的。」

  「怎么会没关系!妳是妖精尾巴的伙伴,是我……」

  「别再管茱比亚了。」

  她在拒绝他。格雷握紧双拳,她很明确地拒绝着他——为什么?


  抚上材质不明的栏杆,一催力就使之结了冰,并在瞬间碎落。毫无阻拦地走进了茱比亚的牢房,他脸色阴沉,嗓音犹如鬼魅。「茱比亚,妳告诉我,在妳以『敌国卧底』的身份被逮捕的时候,妳可曾为自己辩解过一句?」

  没想到他会直接打开牢门走进来,茱比亚站起身靠上墙面,面对他的质问,依旧神色未变。

  「妳不可能做出背叛菲欧雷、背叛妖精尾巴的事,为何妳——要乖乖就范?」

  「……这不关你的事。」

  「这个牢笼……」两手撑在她身后的墙上,格雷锁住了她的去路,沉声续道。「并没有阻碍妳使用魔法的装置,妳可以化为水的身体,无声无息地离开,妳为什么不逃?茱比亚,告诉我,为什么?」

  「因为茱比亚未曾想过要逃。」蓝眸直视回望,茱比亚铿锵有力地回复。「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。」

  「……如果,他们真以『卧底之罪』将妳判刑呢?」

  「到那时候,就只是茱比亚该承受的结果了。」

  忍耐到了极限,格雷一拳打在石板造的墙面,愤恨地咬着牙。「……不行,妳跟我走。」拉住了女孩冰凉的纤手,他二话不说便往外走去。

  「等等!」茱比亚拚命抵抗,一步也不肯离开。「茱比亚要留在这。」

  「我要带妳离开这里!」在见到茱比亚之前,他只当此行是了解事况的一环,如果真的要将她正正当当地无罪救出,绝对不能强硬执行——然而现在他却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的态度不知为何如此消极,若让她继续待在牢里,任凭海洛伊丝兴师问罪,恐怕此后再也看不到她了!

  「不!放开茱比亚!」

  「我拒绝!」格雷直接扛起纤细的身子,以极快的速度踏出牢房,一路上还使用了临时向蕾比学会的固体文字•睡眠,弄晕了巡逻的狱|卒,并且这里的监狱守备较为松散,令他毫无阻碍地扛着茱比亚从小道离开。

  毕竟晚餐没吃,茱比亚一时没有抵抗的力气,也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乱,直到距离第二监狱稍远,她才使出全力挣脱落地,踉跄两步后开始蹙眉轻咳。

  夜风一吹,那仅着一袭白衣的身躯微微颤抖,格雷担心她着凉,赶忙脱下长袍为她披上。「抱歉,没有弄伤妳吧?」

  「……在被人发现之前,茱比亚要赶紧回去。」

  「我不会再让妳回去那种地方,我们直接回菲欧雷,回妖精尾巴!」

  「格雷大人……」这是自从在牢房见面以来,茱比亚第一次正面呼唤他的名字。她抬起头,目光凝结着冰冷。「茱比亚不能、也不会再回去了。」

  话语掷地有声,若不是看着她说话,他几乎以为那只是一阵喧嚣的风声。「假使,是我想要妳跟我回去呢……?」

  明月高悬,清冷的光辉照耀于两人之上,显得静谧又孤寂。

  「我想要和妳一起,一起回去……茱比亚,可以吗?」他伸手牵住她的,小心翼翼地提出要求。

  「……茱比亚并没有理由要跟着格雷大人回去。」

  此话一出,面对着平静淡然的皙白脸庞,他紧握那双冰冷的手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
  他明知道,若不把话表明清楚,或许某些东西就再也抓不住了。

  「我……」握起她纤细的手放置胸前——自己那砰砰的心跳——格雷呐吶地开了口,又是踌躇万分。「我,一直以为就算我说不出口,妳也多少能感觉得到。」好不容易挤出口的话语仍是苍白,他忍不住暗咒自己,怎么还是只能说这种话!

  闻言,她那如冰山般冻结的表情,终于有了一丝动摇。

  彷佛可以在其中看到一如往常,化不开的柔情。

  「您对茱比亚那么有自信吗……什么都不说,就以为茱比亚都能明白吗?茱比亚不明白啊,真的不明白……」轻如鸿毛的声音似喃喃低语,不知是说给他听,还是自问。

  「我不是不说,我只是……」他无法反驳,从茱比亚的角度而言,纵使彼此的关系贴近许多,但他始终没有言明。

  明明诸多的十指相扣,诸多的紧紧相拥,诸多的欲言又止——就因为他毫无意义的犹豫,所谓的心意自始至终,仅埋藏于心,不曾传达。

  「不过。」眼底的动摇并没有持续多久,她回了神,嘴边漾开轻浅的微笑。「现在的茱比亚,也不需要明白了。」

  不需要……明白了吗?他看着她,脑海中浮现从前的光景。

  曾经的笑容,曾经的泪水,曾经她跟在他身后,不论发生什么事,都无怨无悔。

  「就这样吧……」轻轻地,她挣开他的手,又笑了。

  曾经的欢乐,曾经的忧愁,曾经他走在她前方,不论发生什么事,都永不回头。

  「再见。」

  而今,竟连最重要的东西,都抓不住了。

-
更新!
其实这篇中灰安的对话才是我最先写好的部分,从一开始就是要写一个格雷错过的故事。
因为文章叙述了格雷的心境,所以可以从上帝视角看到格雷想告白却被打断好几次,但在茱比亚看来并不是如此呀。
茱比亚只觉得格雷最近温柔很多,总是欲言又止,若是以前的她,应该会积极询问,不过因为之前的事情(参见第一部最终章),茱比亚虽仍喜欢着格雷,却不想强求任何答覆,既然格雷不说,那她也不问了。
而自始至终他们也抱有侥幸心态,认为未来还很长,两个人还相伴相随就够了。
只是,未来确实也很长,命运也特别突然罢了。
好了场外的话不多说,明天见!

 
   
评论(2)
热度(20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