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流光》第十章〈如流沙默然而逝〉上

  「好热啊……」拉好遮蔽火热阳光的兜帽,梅尔蒂两眼无神地盯着路边的饮料店猛瞧,脚步已然虚无。「为什么海洛伊丝能那么热……」

  「因为这里是沙漠啊。」振着翅膀在半空中飞着,夏露露也抓紧了小草帽,以便遮阳。「而且我们还一路赶路过来,根本没有多少休息时间。」

  「梅尔蒂小姐,要不要我帮妳施展一下回复魔法呢?应该会比较舒服。」

  「不用麻烦了,温蒂妹妹。」梅尔蒂摇摇头拒绝,又用袖子擦了擦汗水。「只是……好像闷得心里慌,应该是热到产生错觉了吧。」

  被称呼为「妹妹」,温蒂羞怯地笑了,拉住她的手指向饮料店。「不然我们去买杯冷饮吧?」

  「咦?这样好吗?」梅尔蒂看向正在打量道路中央那条大水道的戈吉尔与蕾比。「他们两位还在……」

  「可以的。」温蒂朝一大二小的身影挥挥手。「戈吉尔先生、蕾比小姐还有利利先生,我们先去买一下饮料唷。」

  「哦,记得帮我买铁杯。」

  「还有奇异果果汁,麻烦妳们了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「戈吉尔!」蕾比嗔怪地捏了他一记,所幸没有旁人注意到他们的对话,两位少女及小猫也愉快地走进饮料店。「被别人听到怎么办啊?」

  「别人?在这个国家不行买铁杯吗?」

  「不是这个意思……」

  「话说。」大剌剌地将头倚到那柔软发窝之上,戈吉尔看她马不停蹄地抄着笔记,彷佛天书。「妳在干嘛啊?这条排水沟有啥好研究的?」

  笔记本「啪」一声砸上他的脸,蕾比撇撇嘴,没好气地蹲下|身。「没礼貌,这是『娥丁的眼泪』,这个国家最伟大的遗迹,是水之女神的庇护唷。」

  「水?」戈吉尔皱皱鼻,喃道。「想到水的话就想到那个雨女啊……被称作过『大海的茱比亚』的女人。」

  「但是……有点奇怪。」

  「奇怪?」利利收起了翅膀,降落于她身边。

  「妳发现了什么?」跟着她一起蹲下,戈吉尔也瞧见了宽约一米长的水道旁,刻着文字。「这是……古代文字?妳能解出来吗?」

  「能,可是我觉得最奇怪的地方在这里……」蕾比伸手指着水道内侧,同样有一长串古文,在一片水色中发散或银或蓝的光辉。「为什么水道内外刻着不一样的文字?而且都是属于古老的魔法文字。」

  「或许是那个什么女神祭典的魔法阵吧?」

  「不对,据我所知,女神祭典是流传了四百年的传统,但水道内的魔法文字痕迹较深,并且是演化过的古文,应该是这几年才刻上的。」

  「这几年?谁没事蹲在路边为排水沟刻字呀?」

  「就说了是『娥丁的眼泪』!」蕾比忍不住踢他一脚,看在旁人眼里就像是打情骂俏的小情侣。「我得把这些字都抄回去研究。」

  「啊?妳说这些字?」视线沿着水道望向源头,戈吉尔不禁咋舌,这会是多浩大的工程啊……。

  「可能还需要温蒂与梅尔蒂小姐的帮忙……」



  花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,蕾比一行人才将水道上的文字全数抄完,接着赶往饭店与伙伴们会合。

  艾尔莎将饭店的顶楼整层包下,作为妖精尾巴的据点,因此戈吉尔一抵达便将抱着书的少女丢进一间空房,对众人「叽嘻」一笑。「给那小家伙一个安静的空间,她要解析『娥丁的眼屎』。」

  「是『娥丁的眼泪』啦……戈吉尔先生,你再这样口无遮拦的话,会遭天谴的。」

  「解析『娥丁的眼泪』?」露西一声惊呼。「小蕾比有什么新发现吗?」

  温蒂抱着小白猫坐到金发少女身边,细细解说道。「蕾比小姐发现水道上刻着两种不同的古代魔法文字,并且刻划的年代差了几百年,新的刻文大约是近二|十|年才刻下的。」

  「近年才刻下的?」此番言论令艾尔莎沉思起来,与杰拉尔讨论几句后,望向众人。「如果说……要在『娥丁的眼泪』,也就是国家遗迹上铭刻文字的话,一般民众绝对做不到。」

  「也就是说……」露西不由得屏息,心里已经有底了。

  杰拉尔抱着胸,沉重颔首。「是王室之人,只有他们才能以正当的名义,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遗迹上刻下魔法古文。」

  「果不其然,这个国家最大的秘密还是隐藏在女神祭典中。」

  「现在就等小蕾比完成解析吗?」

  「对,露西、温蒂,妳们去协助蕾比。」分派任务下去,艾尔莎同时瞪向樱发男孩以及咬着铁汤匙的男人。「纳兹、戈吉尔,在解析结束前,绝对不准去打扰她们!」

  「那我……」哈|比眼睛一亮,踏着小猫步想跟进,却被扯住尾巴。

  「哈|比,你也不准去。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咿!艾尔莎大人!我的尾巴要掉了啊!」

  「那个……」望着温蒂与露西错身离开,梅尔蒂抿了抿唇,细声开口询问道。「请问茱比亚呢?怎么没有看到她?」

  杰拉尔一愣,平静地起身替她倒了杯茶。「茱比亚在房里休息。」

  「咦?休息?又受伤了吗?」曾经进行过感觉连结,梅尔蒂多少能感知到好友的心情,现时郁结心口的烦闷,恐怕是来自于她。

  「没有受伤,只是在休息而已。」杰拉尔浅笑着让她坐下歇息。「妳们赶路也累了,先坐一下吧。」

  「我去看一下茱比亚!」

  原本闭目养神的格雷忽地睁开眼睛,出声喝止。「妳别去吵她!」

  梅尔蒂扭头瞪向他,相当不满。「格雷,茱比亚正在难过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陪在她身边?」

  「别这样,梅尔蒂,茱比亚只是说她累了,想休息,心情的话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她难过。」这一句话饱含多少喟叹,格雷握起了拳头,愣愣看着。「我还知道她哭了一整晚,无声无息地哭着。」

  「那你还--」

  「但她不听我说话。」格雷耸耸肩,眼神飘忽一阵,最后落在窗外的蓝天。「她说我不用陪着她……我想,她现在可能真的不需要我的陪伴。」

  梅尔蒂为之气结,「哼」地一声丢下一句「那我去陪」后,便跺脚跑走。

  「没问题吧?」接过他手中的水杯,艾尔莎有些担忧。

  「应该还好……」瞄了眼默不作声的男孩,杰拉尔淡淡笑着坐回她身旁。「或许有好朋友陪着她,心情会比较好吧。」

  「但我和露西都找她说过话,没用……」

  「怎么?」戈吉尔来回瞧着大家。「冰块男和雨女吵架了?吵架的话就哄一哄啊,那么简单。」

  「戈吉尔,那是你对蕾比的做法吧。」

  「唔!利利,别拆我台!」

  「他们昨天晚上受可妮莉亚公主的邀请,去了趟王宫,茱比亚回来以后就是那个样子了。」艾尔莎喝了口茶,看着格雷。「你说可妮莉亚要求和茱比亚单独相处?他们能聊的大概只有恋爱话题吧……兴许是茱比亚比较多愁善感,格雷,你也不必太担心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格雷用力一捶桌面,咬紧牙关。「她从来没有这样过。」

  他眼中的她,一直努力不懈地跟随着,乐观又殷勤,甚至屡败屡战,不论何时、不论何处,都能看到水蓝色身影的陪伴。

  而今他开窍了,懂得她的好了,想用心对待她了,她竟告诉他——不用了。

  不用了吗……既然如此,为何她的眼中依旧悲伤,为何她仍为了他,憋着声一夜哭泣?

  「茱比亚只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你看。」艾尔莎放下茶杯,感慨万分地笑道。「所以,你才不知道她在背后流过多少眼泪吧。」

  「……我现在知道了。」

  「还不会太迟,等她明天心情平复点了,带她出门逛逛吧,懂吗?」

  「谢啦,艾尔莎。」

 
   
评论(6)
热度(17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