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晨光》第八章〈伏于屋檐之下的月光〉下

  「没想到这个任务竟带来如此复杂的谜团。」走在入夜的大街上,艾尔莎一边伸懒腰,一边感叹道。「米拉当初还说呢,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,能让我们好好休息。」

  杰拉尔关切地看着她。「妳累了吗?」

  「任务不累,只是谜团尚未解开,有种事情还没结束的感觉,让人十分紧绷。」

  「不过,我不觉得这整件事都是谎言,至少哈威应该不是参与演出的人,他的眼神不会作假。」

  「我也相信可妮莉亚对哈威的着急忧忡是真心的。」对视一笑,艾尔莎拍拍双颊,活络了下僵硬的肌肉。「算了,先不想了,会长要我们别轻举妄动。」

  一路送她到女生宿舍楼下,杰拉尔绽开温柔笑颜。「好好休息吧,艾尔莎。」

  「晚安了,杰拉尔。」



  小木屋的门「咿呀」一声打开,坐在床上的茱比亚马上扭头望去,但来者不是心心念念的男孩,而是带着歉意笑容的梅尔蒂。

  「抱歉啊,不是格雷来看妳。」

  「不不,梅尔蒂能来看茱比亚,茱比亚也很开心的。」

  看着蓝发女孩的笑颜,梅尔蒂弯了弯唇,随后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,淡淡说着。「茱比亚,从认识妳开始,妳总是那么拚命呢。」

  忆起两人的初见,当时在天狼岛上的大雨,茱比亚忍俊不住,笑瞇了眼。「嗯,那时候的茱比亚确实很可怕呢。」

  「妳的信念,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爱,让我了解人生还有其他更美好的事。」梅尔蒂握住她的手,眼底全是真心实意的关心。「除了乌璐缇雅,妳和杰拉尔是我最亲近的人了,我真的希望你们都可以平安无事。」

  「茱比亚,妳能再为自己拚命一点吗?」

  拚命吗……?茱比亚有些怔愣地回想着过往拚命的瞬间,她总是为了谁呢?

  她的世界里,彷佛只有一个人。

  虽然他不曾回头。

  「妳可以答应我吗?下次不要再把自己的性命安危弃之不顾,不值得的。」

  「梅尔蒂,妳别担心。」摸摸那头粉色发丝,茱比亚露出温和的浅笑,安抚道。「这次完全是因为茱比亚太过急躁,不关格雷大人的事。而且多亏波琉西卡婆婆的高超医术,茱比亚已经快要痊愈啰,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。」

  「真的吗?太好了……」

  「至于值不值得呢……茱比亚也意识到了。」垂着头看着自己苍白的双手,唇边的笑意含着几许忧苦。「茱比亚还是太弱小了呢,光是这样弱小的力量就想要去保护一个人,改变一个人的心,茱比亚太过自信,才会如此自以为是。」

  原以为可以做到的事,但她彻底失败了。

  原以为不会再拖累他,但她成为负担了。

  原以为不会实现的愿望,大概,也永远只能是希冀。

  「茱比亚……」梅尔蒂吶吶地说不出话。

  「茱比亚很明白,总有些事是即使怎么努力,也达成不了。」撇过头,茱比亚望向窗外,嘴角笑痕犹在。「但茱比亚还是很喜欢他呢,梅尔蒂妳知道吗?茱比亚有多么喜欢他啊。」

  「茱比亚,我不是要妳放弃,而是……」

  茱比亚摇摇头。「不,茱比亚不会放弃的。」

  只是这般无处可去的情感,该往哪里藏呢?

  几乎溢出心口的爱,压抑到心里的最深处,就能当作不存在吗?

  她好像办不到呢。

  「茱比亚真是傻瓜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梅尔蒂也跟着笑了,打趣道。「大概全世界都知道呢。」

  「就算他不明白也没关系,茱比亚的心意不会变的。」

  「妳呀。」梅尔蒂揉揉她柔软的蓝色发窝,没好气地笑道。「傻得让我想撬开妳的头,看看里头是什么构造。」

  「一定是满满的格雷大人呀。」

  「也装一点我嘛,亏我那么担心妳。」

  抱住扑上来的女孩,茱比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「对不起,让妳担心了,茱比亚下次一定会更注意。」

  「我们现在是同伴了哦。」轻轻地靠上微凉的额头,梅尔蒂闭起眼睛,细声叮咛。「妳千万要记得,妳等着谁的同时,还有我会等妳回家,绝对不能和乌璐缇雅一样唷。」

  「嗯。」一瞬间红了眼眶,茱比亚点点头,哽咽声中净是感动。「谢谢妳,梅尔蒂。」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15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