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珞希luoxi

《晨光》第八章〈伏于屋檐之下的月光〉上

  「我们这边比较单纯,委托人请求协助寻找他的爱人哈威,最后我们发现哈威已经加入了黑暗公会『夜鹰之爪』。」艾尔莎从怀里拿出任务单,说明道。「这个黑暗公会平时作恶多端,更是掳走人民作为黑魔法的实验品,罪证确凿,评议院已经逮捕公会的所有人,但并没有发现哈威。」

  「委托人那边知道黑暗公会的事吗?」

  「应该不知道才对,我们没有向她说明真相,只是回报哈威暂时不会回来了。」

  「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那个委托人--可妮莉亚身上,她说的话有一半可能都是假的。」马卡罗夫示意一旁的米拉继续报告。「米拉,说说妳们的发现。」

  「我和莉莎娜一整天都在与邻居们打探消息,据说平时安东尼先生住在郊外的小木屋,鲜少来到宅邸,所以一个月前,那幢宅邸还是空无一人。」

  「一个月前?」杰拉尔与艾尔莎对视一眼,不就是可妮莉亚所说,哈威失踪的时机点吗?

  莉莎娜眨着蓝眸,接续下文。「邻居们都说,忽然有一天宅邸里住了人,他们以为是安东尼先生,想过去问候他,但宅邸里虽然有人,却从来没有人走出来,也毫无人声。」

  「他们不用出门买东西吗?」纳兹困惑地发问,如果连日常用品还有食物都不买,怎么在宅邸里过一个月的生活啊?会饿死的。

  露西也觉得奇怪。「昨天舞会上的餐点都很新鲜美味,不可能是用放了一个月的食材做出来的。」

  「噗噗,露西都只记得吃的。」

  「才不是好吗……」

  「呃……可能是半夜出门买菜吧?」暂且不论半夜上哪儿买菜,莉莎娜偏头思忖了下,望向露西。「说起来,邻居他们完全不晓得宅邸里居然办着舞会呢,只知道有很多没看过的人进出,还以为又是安东尼先生的客人。」

  「那爆炸声呢?昨天我和茱比亚遇到那个男人之前,有一阵爆炸。」

  「他们也有听到,但爆炸声后宅邸很安静,邻居们都猜想只是放烟火之类的活动。」

  很安静?格雷深感不对劲,明明舞会大厅在爆炸之后传出很多尖叫声,怎么邻居都说没听到?

  「那关于短短时间内,宅邸人去楼空的事呢?」艾尔莎记得在与可妮莉亚告别之后,直到米拉所说的时间点间,仅仅过了两三个小时,怎么能毫无动静地全数搬移?除非……他们早有计划?

  「当时我和米拉姐还在路上与大婶聊天,完全没看到有人从宅邸里出来,但宅邸就是空了,一个人都没有!」

  马卡罗夫捋着胡子,沉声问。「艾尔莎,委托人当时没有任何异状吗?」

  「没有,只是很难过地哭了。」

  「可妮莉亚小姐说,哈威是在一个月前失踪的?」露西举手提出猜测。「那可妮莉亚小姐会不会就是为了找哈威,才来到本地的呢?」

  「怎么说?」

  回想着白日与安东尼先生的谈话,露西一边组织语言。「安东尼先生说一个月前,有一群异国人很着急地想向他租下宅邸,甚至愿意用高昂的租金,希望能马上入住。他念在对方是异国之人,对本地不甚熟悉,所以没有多加探询,就将宅邸租给他们了。」

  格雷略显著急地扭头看着金发少女。「异国人?确定吗?」

  「安东尼大叔还拿了他们签的租赁合约给我闻过。」纳兹抱着胸颔首,皱皱鼻头。「上面一样有沙漠的味道。」

  「几乎可以确定可妮莉亚这家人是从异国来的,不过真有那么单纯吗?只为了找哈威?」艾尔莎垂眉深思,一连串的问题仍是找不到答案。「既然是异国人,那舞会上的那些人是谁?他们在本地举办舞会的用意是什么?甚至……那个伤害茱比亚的男人,也是同一伙人?」

  「但是我和茱比亚遇袭之后,是可妮莉亚救了我们,如果他们是同伙的话,应该不用救人吧?或者在我们昏迷期间就会再次下手了。」思及此,格雷连忙找来纸笔,画出在宅邸看到的家徽。「这个图纹是宅邸里每个人身上都有的。蕾比,妳看看,有没有在书上见过?」

  蕾比接过纸张定睛一瞧,不一会儿便犹疑地看向马卡罗夫。「这应该是属于沙漠之国的东西。」

  「沙漠之国?」

  「我看看。」马卡罗夫拿着纸张仔细端倪一番,而后沉吟半晌,陷入了思绪中。

  艾尔莎也凑上来一瞧,讶异地拉拉杰拉尔的衣袂。「这不是……?」

  杰拉尔点点头。「这是哈威那条信物,手帕上的图腾。」

  「海洛伊丝……」

  「老爷子,您说什么呢,说清楚一点嘛。」纳兹急躁地催促道,早知道就和格雷一起留在宅邸,遇到那个男人直接揍飞,还想那么多!

  「没事,就这样吧。」结束了思考,马卡罗夫跳下吧台,转身欲离去。

  「等等,老爷子!」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,格雷喊住老人的身影。「话还没说完!」

  「这件事就先到此为止了,剩下的部分老夫会再和其他公会会长讨论,至少要注意那名异国人,不能让他危害其他魔导士。」马卡罗夫拄着拐杖拍案定夺,稍稍侧身,凛冽的目光扫过众人。「老夫知道,你们对这件事情仍是满满的疑惑,但凡事急不得,老夫承诺你们,若是有其他确切的信息,会尽早告诉你们,在此之前别轻举妄动。明白吗?纳兹、格雷。」

  「我们直接把人找出来揍一顿不就好了吗?」

  「纳兹!老夫告诫你很多次了,不能光用拳头解决事情!」

  「但老爷子,茱比亚受了重伤,那什么异国人已经伤害我们妖精尾巴的同伴两次了啊!这怎么能忍?」

  马卡罗夫沉默数秒,接着叹气,眼底满是不忍。「老夫又何尝不焦急呢,当孩子受到伤害,为人父母也想尽快找到罪魁祸首,狠狠揍他几拳。但是你们也要理解,有些事情不能如此随心所欲。」

  言毕,他便跨着沉重的步伐,离开了。

  一个个谜团依旧解不开、化不了,成为心上的一块大石。格雷面无表情地坐下,眉宇间净是深锁的忧虑。

  摆摆手让其他人散会去做自己的事,艾尔莎与杰拉尔并肩走到他身旁,和缓地开口道。「格雷,你也先别想那么多了,当务之急是让茱比亚养好伤,并且不再受到异国人的攻击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格雷,别担心,我在马格诺利亚闻不到沙漠的味道了,不管是异国男人还是什么可妮莉亚,应该都离开了。」纳兹得意地撑大鼻孔。「相信我的鼻子吧。」

  「纳兹,你这样很丑……」

  「哈|比别吵!」

  温蒂抱着夏露露,也上前来宽慰几句。「格雷先生别再自责了,茱比亚小姐不也没事了吗?很快就能完全康复的。」

  「不然让温蒂再去帮茱比亚施展几次治愈魔法吧,应该会好得更快?」

  「开心一点嘛,露西也可以和芭露歌跳个舞唷!」

  「你这小猫,自己去跳啦!」

  「好了。」格雷猛然起身,低垂着头谁也不瞧,踱步离去。「我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,再见。」

  「格雷先生……」看着他的背影,温蒂紧张地向白色小猫问道。「夏露露,是不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呢?」

  「也不是吧,只是他确实需要静一静。」安分地待在少女怀里,夏露露拍拍她的小手。「妳也别太在意了。」

  纳兹搔搔一头乱发,撇嘴。「格雷果然怪怪的啊。」居然不吐槽他的鼻孔?也不找他吵架了?怪哉!

  「那是当然呀,发生了这样的事。」露西见他仍是满脸困惑,嘟了嘟嘴,大眼里净是拿他没办法的无奈。「要是纳兹在我面前受重伤,我却无能为力的话,我一定也会像格雷那样,甚至更消沉呢。」

  「哦……原来如此。」

  「懂了吧?」不知为何,露西耳根通红,还感到有些口干舌燥。天啊,她怎么把话说得好像很在意纳兹一样?羞死人了!

  「但是,我什么时候会受重伤啊?露西妳又能怎么救我?」

  「……你为何要在这种问题上认真?我只是比喻。」

  不同于那方已开始轻松起来的气氛,蕾比背对众人,手里捧着一杯热茶,担忧地望向窗外的明月。「戈吉尔……」难道他就是被会长派去调查沙漠之国的情报吗?

  心底浮现极度的不安,她握紧了杯身,闭眼祈祷。

  千万不可以出事啊,戈吉尔。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13)
重度文耕者,专业拖稿技能。
偶有繁体注意。现充处理中,不定时更新灰安《时系列》。